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文件区 风格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退出  
 您的位置:主页 音乐生活 美丽心情 贴子主题: 美元算什么东西
 回复贴子 版主: 汀爱娟情  

  汀爱娟情
  
  头衔:斑竹
  等级:城市猎人
  积分:1111
  允许:HTML
  注册:2005-8-10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汀爱娟情    访问汀爱娟情的主页    删除该贴   编辑这个贴子  回复贴子
发贴心情 美元算什么东西
 





朱清认识池近四年了,但从未见过她,他们是通过网络认识并相爱,朱清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有一对可爱的儿女,和一份得心应手的工作,收入在美国也算不错的。清和他的太太都是美籍华人,但从清的言语了解他们的夫妻关系不是很好,清的太太是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女人,有了孩子后,就辞退了工作,在家帮清养着那对儿女,但他们缺乏夫妻间交流,相互之间总有些争吵,但为了儿女,他们的关系在表面看着还算可以。清的一对儿女是清的骄傲,成绩一直很优秀,清很爱他们。



池认识清是在网上,那个时候并不清楚清的一切,但池很欣赏清的才能和为人。池经常去的BBS就是清自己开办,他开BBS从来不是想在网上赚钱,完全是因为他有一颗怀念祖国之心,他喜欢在论坛里与中国的朋友交流,从中了解中国的发展情况。了解国内的女性的思想和面对新世纪西方文化在国内所面临的冲击和影响。



网络给予了很多朋友认识的空间,清和池在慢慢的交流中,发展成网络中的情侣,池是中国的一名特殊职业的女性,她有一个不错的家庭,爱人和她在同一个单位,儿子调皮而可爱。池很爱自己的国家,她希望清有一天能回国为祖国做些贡献。



清考虑到池现实中的情况,回国时间也是看池的方便,清很爱池,在没有见面的日子里,经常在网上和现实的电话中对池诉说着思念。他很想回国看看池,很想拥着她,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间。



池因为工作需要要去广州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学习培训,这是池结婚以来第一次离家这么长这么久,告别家人,在广州学习的日子里自由而散漫。清知道池这样的日子很难得,他毅然决定回国看看他爱恋了三年之久的女人,告诉了池的行程后,池怀着激动而惶恐的心情等待着清。毕竟网络中所认识的人都是虚拟而想像美好的,不知现实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在广州白云机场,池终于看到了她魂牵梦绕的爱人。清上前轻轻拥着池,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令池的心怦怦乱跳,脸红润而光泽。坐在开往市区出租车里,清握着池的手,眼睛从未离开过池,恨不得把池所有的一切深深刻进他的眼底。当清伸出手来把池的手握在他的手心时,池心里有一种轻微的疼痛,更有百折千回的感叹。



在离池学习很近的宾馆,池用自己的证件为清开好了房间。在池为清开的房间的里,清紧紧地把池拥在怀里,喃喃地说:池,我好想你,爱你。池羞涩而含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这是多么近的距离接近他啊,多少个朝朝暮暮只为等待这样的相拥吗?



池低头对清说:你也累了,去洗漱后就休息吧,你休息好了,我再来看你。



清抱着池说:不要,我要你陪着我,一刻也不要你离开我了,你陪我一起洗澡。



池大大地睁着眼睛说:不要,你自己洗。



清轻轻地吻着池的耳朵说:老婆,你答应过我陪我一起洗的。



池羞涩而逃避不及的样子低低地说:下次嘛,乖哈,我等你行不?



清知道池第一次和自己在一起还是害羞的,虽然在电话里池很大方,但毕竟不同于现实。



温暖连绵不断地罩下来,空气变得有些暧昧,从浴室里出来的清只是围着浴巾,但能看出清很激动。



清一把将池揽在自己的怀里,托着池纤巧的下巴,深深地吻过去,吻过当柔软的唇缘,白晰的耳朵,柔和的双睑,小巧地双乳......清看着池赤裸的身体,情欲春光呈现又恍如梦中,池在清怀里如一朵娇艳的花儿,不堪盈握,清能清楚地听到池的喘息,疼痛的尖叫和呻吟......



清很贪恋池,一整夜地要着池,他很爱怀里的这个女人,爱到了骨子里,舍不得睡,紧紧地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清,但池觉得好象认识清很多年了,随后的日子开心而甜蜜,广州清比池更为熟悉,因为年少的清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清在帮家人购买礼物的同时也会顺带让池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尽管池很少选取,但池里的内心是很感动。池心里也很爱清,这个令她时时刻刻的挂在心头的男人就在她的眼前,很多时候,池怀疑自己在梦中,她很怕这样的日子突然消失。



静静地躺在清的身边,池会悄然流泪,日子在慢慢接近归期,许多的不舍令池黯然心伤,此一别又是何日重逢?敏感地清总能体察出池的忧伤,总会把池抱在怀里对她说:老婆当我下一次回来时,我要娶你,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不再分离.....



因为清的到来,池向带她的老师请了假,今天假就到了,池在离开清的时候,吻着清说:宝贝等我回来,我下班就来看你。清从床上坐起,抱着池像小孩子一样不让池离开,池笑着说:我还来的,我也不想离开你,我去看看如果没事我就回。



提前下班的池回到宾馆,看见清在收拾行理,忙问到:宝贝,你要到哪里去?



清脸色极其的不自然,久久地看着池,欲言又止,半晌才说:要回国。



池问:不是还有好几天吗?你不是说再陪我几天吗?为什么突然要走?



清还是久久地看着池,看得很深:我已经订好了晚上八点的回国机票,家里有事,我要马上回去。



池的泪慢慢地溢出眼眶,太突然了,池还想晚上请清到自己住的地方看看呢,还想......



池上前抱着清,清只是把手轻轻地放在池的腰上,没有更多的行为。



池想一定是清家里出什么大事了,他回国来家里的人一定不放心他,爱不能太自私,让他走吧,他是别人的男人啊!



池说:我送你去机场。



清说:不用了,你回来我不放心,还是自己去吧。



池说:我就想送你,你下次什么时候来看我?



清说:现在我不能给你时间,我送你回去吧,等你走了我再走。



池说:不用,你先走吧,我想在这里再休息一晚。



清说:好吧,那我走了,你保重。



清轻吻了一下池,提起行理离开了房间。



池冲到门口看着清离去的背影,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倒在和清共有的床上失声痛苦。



她觉得清的离开有些怪异,心里担忧着清的回国。



池计算着清回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了,池都没有收到清的任何消息,池去她们常去的BBS,她想看看清是否来过,但没有发现清的影子。也不知道清回国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不敢冒然给他去电话。



日子又过了半个月,在等待的煎熬中,清的QQ闪亮了,池欣喜若狂:宝贝你好吗?家里没事吧?



清发来:还好,你呢?我看到你给我很多留言,多谢你关心,我还好。



池:我想你!



清::)



池:你怎么才有空来看我?



清:回国后,工作堆积,才算忙出些头绪。



池:想我吗?



清::)



池:你回国后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让我担心死了。



清:太忙了,抽不出时间。



池:哦!



......



池:宝贝你很忙吗?



清:是!



池:哦!



......



池感觉到清的变化太多了,以前清并不是这个样子,总是情深意切地抱她,亲她,说着让她心慌意乱的话,而今天的清好象不再是从前的清了。



从那次看到清以后,池又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了清的消息,池依旧每天给清留言,她不相信清会变,一定是遇到了很麻烦的事,或者是他说的案件。



再次遇到清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情了,清亲自招呼池:在吗?



池看到清的发言,忙着回应:我在的,好吗?



清说:不好!



池说:为什么?



清说:病了。



池说:什么病?



清说:还没有诊断出来。



池说:很严重吗?



清说:是的,我现在需要钱,你能借我一W吗?



池说:一W?我现在没有这么多。



清说:哦,那算了,我再想办法。



池说:我尽量好吗?



清说:好,我下了。



清消失在池的视线里。



池想到清的病,才知道清这段时间一定在住院,所以没有来上网,不打电话也是为了节省开支,清从来不会向她借钱的,一定是没有办法了。



池从银行里取了一W元寄给了清。



一周后清上QQ谢谢池的相助。



一个月后清又向池借了一W元,池在电脑前停了片段,回了一个:嗯。



再一个月后清又向池借钱,还是一W。



池没有钱借给他了,因为池所借给清的钱都是她自己向朋友借的,她已经借不到钱了,家里的钱,池是不敢向老公要这么多钱。



于是池就拒绝了清。



清在QQ上过了很久才说:你从我这里拿走的美元这么快就花完了?



池说:什么?美元?



清说:三W美元,放在嵌有金线鳄鱼皮里的那三张。



池想起来了,清是有一个嵌有金线鳄鱼皮的钱夹,里面也确实装有美元,可是池根本没有动过那钱夹。



池说:我没有动过它。



清笑笑说:本来那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怕你不收,所以想临走的时候再送给你,让你回单位再打开的。



池说:我真的没有拿过。



清说:那就算了,我下了。



清是怎么也想不通池为什么要那样,他很清楚地记得他和池为家人包装礼物时,那钱夹就摆放在桌柜上。收好东西后,洗漱完了就躺在床上了。第二天池回单位后,他准备把那钱夹子拿到礼物品店请人包装好了临走时送给池。等他寻那钱夹子时,怎么也找不到,把房间里翻了无数次,也看不到它的影踪。清颓废地坐在沙里,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他想过报警,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唯一可能是池带走了那个钱夹,这是他无法接受和相信的,但钱夹子确实不见了。联想与池相处的日子,他觉得池不是爱财的女人,于是他又把房间从头到尾翻看抖动了一次,一切还是那么徒劳。虽然这三W美元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但在中国却不是一个小数目,有多少女人能经得起金钱的诱惑?清想到这些,十分寒心,看着周围的一切,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离开是最好的办法,他怕自己忍不住情绪会破坏池在自己心里那美好的形象。坐在回国的航程里,清回忆与池在一起的时光,眼里噙满了泪水,他心里实在太爱池了,池的柔美,池的落落大方,池那小鸟依人的感觉,让清深深地迷恋。坐在机舱里的他很后悔自己的行为,既然是送给她的,不管她是如何获取都是自由的,可是生活在美国的清无法说服自己。



回到家后,清很希望池会明白他回国的原因,可是池的留言里居然一字不提,依旧在BBS里谈笑风生。好象她和他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清按奈不住对池的疑问和思念,他还是趁池在线的时候上线了,清看到池发来的信息,除了钱的事,池还是像从前那样的爱他,关心他。



清很想忘了钱的事,和池像从前那样爱着,可是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觉得难过,池难道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清开始慢慢暗地里观察池的行为,他很想看看池的这曲戏如何演下去。他突然想到,池不是很爱他吗?为何不试试她有多爱自己?能为他付出多少呢?



清第二次上线面对池,他告诉池,他生病了需要用钱,问池能不能借1W给他看病,池很快同意了,这点令清多少有些感动,至少池还是爱他的。



一个月后清又上线向池借钱,依旧还是一W,他感觉池迟疑了一下,很快同意了。



再过一个月后清第三次向池借钱,这一次,池过了很久才告诉清,她没有钱借给他。清无法想象池会把那么多钱花光了,他沉默了很久决定想问个明白:你从我这里拿走的美元用完了?



池居然不承认她拿走了那些美元,清觉得所有的一切已经没有了意义。



尽管后来池在他的QQ留言里说了很多,清感觉那些解释太苍白无力了。



当池明白清的所为是因为那三W美元时,池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池知道自己没有动过清的一个币,但从清的表现里可以看到,清那三W美元真的是丢了,那钱池自己也是看到了的,她离开清的房间时也没有注意钱夹的事。



池给清的QQ里留言说了很多为自己辩解的话,清一个字也没有回,池知道清还是不相信自己,池在清QQ里最后的留言是:既然你一直不相信我,那我就还给你那三W美元,但那不是我偷你的那三万美元,而是为了留给彼此一个美好的印象,我希望那三W美元能换回我在你心里的形象。



池再也不去BBS,也不上QQ,她在考虑如何还给清那笔对她来说高昂的爱情费。池首先想到的是离婚,可是她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面对家庭和清的双重压力,池迅速的衰老,池积攒着自己的每一分钱,勤俭持家,以前习惯了在外用用餐,习惯了逛时装买品牌,习惯用高档的化妆品,而这些池都要统统地放弃,家人奇怪池的做法,但看她日渐消瘦,又寻不出根源。



半年后的一天,清的心渐渐淡忘了池,自从池从QQ里,BBS里消失后,清断言池只是在逃避,清把对池所有的记忆都埋藏到了心底,不再让她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清离开网络后,更加勤奋自己的工作,在工作之余就陪着儿女玩乐,清觉得这样的日子虽然少了波澜,少了对生活的激情,但看着儿女优秀的成绩,很心慰。晚饭后,清将自己扔在沙发里,看着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这时儿子让清去参观他朋友送给他的礼物,清面对自己喜爱的儿子,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清的儿子很能干,自己的房间从来不需要他的照顾,儿子自己会收拾得干干净净。看着儿子整洁的房间,摆得整齐的书籍,清感觉儿子长大了。听着儿子一一讲解每件礼物的来源时,无意中清看到儿子的抽屉里摆放着一个嵌有金线的鳄鱼皮钱夹。清的心剧烈的抽痛,急忙抓在手里,打开钱夹,里面静静地躺着三张面值三W元的美元。清的面色苍白,手抖动着问:儿子,这钱夹怎么在这里?儿说:这是你从中国带给我的礼物啊,你把它一起裹在羊皮画里的,我当时觉得中国做的工艺品太精美了,这美国纸票我还是第一看到,我很喜欢它,还谢过爸爸你的。



清一下子蒙了,不不不~~怎么会在你的礼物里?清突然想到池QQ里的留言,想到池从网络里的消失,心里的恐慌让他瘫坐在儿子的床上。清翻遍了房间所有的角落,唯一没有翻动的是他送给家人的礼物,因为那是他和池一起打包封存好了的。



清清醒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池打电话,自从那次回国后,清就没有给池打过电话,曾经天天给池打电话的清,此时拨着池的手机号,想着池所受的冤屈,想到池最后的留言,想到池为那些钱所承受的折磨,想到池断网后的决裂......清感觉手指按动那些数字是那么的沉重而艰难。手机等待接通的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的漫长。



池断了网以后,利用空余时间做十字刺绣,那是池这里最为盛行的一个带有娱乐和欣赏性质的工艺制作,朋友们做它是为了挂在家里欣赏,而只有池把它当作一份工作,一张完整漂亮的八马图刺绣绣好后可以换得50元的报酬。当然池是告诉家人帮朋友做的,因为池的爱人说绣着玩可以,别太累,又不是靠它来挣钱,家里也不缺那几个钱。



这天池正绣着牡丹图,身边的手机震动了,她拾起手机看着里面曾经让她熟悉而天天期盼如今陌生得痛心的号码,久久不敢按接,她不知道清突然来电的目的。如果为钱而来,她还没有凑够,池的心里慌乱极了。



可是手机固执地震动不停,池深深地吸了口气,接通清的来电,电话里彼此都没有说话,但池听到了清的抽泣。池不知道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幽幽地问:怎么了?



清:池,很对不起你,那钱包夹在儿子的礼物里带回国了。我是几分钟前才知道的。



池握着手机的手颤抖着,突来的清白让她一片空白,除了痛她没有别的感觉,日日夜夜为那三W美元所受的折磨又仅仅是一句对不起可以抚平的?



池:如果一W元来买断我们一年的爱,那三W元刚好够,而这轻飘飘的纸币它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无法呼吸,爱可以没,那遗留的痛和冤屈岂又是美元寻回可以填补得了的。



清:池,请你原谅我,对不起~~我现在的痛和懊悔是语言无法形容的,我如何做才能弥补带给你的伤害?



池:我获得了清白,我也解脱了,谢谢你告诉我,从此我们都好自为之吧。


挂了电话,池伏案恸哭,窗外的阳光比任何时候都明媚而生动洒在池的身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3-10 17:07:29编辑过]

  浏览:1858 发表: 2006-3-10 16:54:12   用户IP:保密   解除精华   解除固顶 删除该贴   编辑这个贴子  回复贴子

  相关内容
美元算什么东西    作者: 汀爱娟情    发表时间:2006-3-10 16:54:12    浏览:1858次
     Re:    作者: 汀爱娟情    发表时间:2006-3-11 22:16:16    浏览:605次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