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文件区 风格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退出 
 您的位置:主页 音乐生活 音乐文字 贴子主题: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回复贴子 版主: 传言玉女  

  传言玉女
  
  头衔:斑竹
  等级:城市猎人
  积分:1020
  允许:HTML
  注册:2002-12-27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传言玉女    访问传言玉女的主页    删除该贴   编辑这个贴子  回复贴子
发贴心情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北大社
作者:陈家琪
2006-12-30 15:54:37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2006-12-29 
 《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美]乔尔·斯普林格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麦克斯·施蒂纳(MaxStirner)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但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个人,却是由于马克思对他进行了猛烈的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全书名是《德意志意识形态——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的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书中四分之三的篇幅(与施蒂纳这本书字数差不多一样多)所批判的就是这位施蒂纳先生。

施蒂纳一生只出版过一本书,即他的《惟一者及其所有物——个人对权威的控诉》。如果不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乔尔·斯普林格(JoelSpring)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2005年4月版),而且如果不是作者明确说明了这本书就是为了献给施蒂纳,因为正是施蒂纳在他的书中提出了“大脑中的轮子”这一概念的话,我们也就不大会理会施蒂纳这个人和他的这本书了。

施蒂纳在这本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教育既是个人自由幸福的源头,也是国家实施思想控制的源头;教育只能是“官方教育”,而且“官方教育”只能按统治精英的意志运作,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平衡权力的工具。在这一意义上说,教育其实就是在人的大脑里“装轮子”。这里的“轮子”有两个层次上的意思:第一,控制人们的日常生活习俗;第二,让人们为理想而献身。所以,所有的受教育者,当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才是他自己的“所有物”时,就都是“受支配的群体”(也许,这是一个比“弱势群体”更好的概念)。

施蒂纳的这本书是1845年出版的。斯普林格在他的书中说,19、20世纪,无人关注施蒂纳所提到的在人的大脑里“装轮子”的警告;只有当成千上万的人自愿为纳粹、为法西斯、为帝国主义与恐怖主义而“献身”(即愿为其思想而赴死)时,施蒂纳一百多年前的话才真正得到了验证。

于是,既是官方的公共教育系统,同时又不限制住受教育者(特别是儿童)的自由思想,就成为斯普林格这本书的一个主题。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人这个“惟一者”的“所有物”呢?当然还只能是思想;但思想总是受教育的产物,而教育又来自“官方”的灌输与控制,你如何确定这“思想”就是你的“所有物”呢?从这种讨论问题的方式就能看出,施蒂纳确实不愧为“最后一个黑格尔主义者”,因为他的整个论述最具有黑格尔式的逻辑性。他把他的社会主义概括为:只有当人人都一无所有时,人人才可能有所有;因为不先“一无所有”,人在“所有物”上就无法平等;一无所有了,人所有的就只有劳动;劳动不在积累财富,而在意识到“我的自我是我自己的创造物和我自己的所有物”。英国的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戴维·麦克莱伦在《青年黑格尔派与马克思》(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一书中认为“异化劳动”和“剩余价值学说”其实都是施蒂纳提出来的;马克思之所以批判施蒂纳,是因为施蒂纳坚持他的“利己主义的个人联合体”而反对马克思的“世界主义”。关于这个问题,此处不赘。

与施蒂纳在财产上所提出的“人人一无所有”才能“有其所有”相呼应,他给只属于自己的思想下了一个定义,这就是:“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丧失,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丧失当成一种损失时,它才真正为我所拥有。”就是说,只有不怕丧失,只有再丧失也不会使我“自我迷失”的思想才真正属于我自己。这里的前提自然是因为我们所有的思想其实只能来自“官方教育”,所以任何丧失也就并不可畏,甚至也并不可惜;因为一般说来,并不是我拥有了思想,而是思想拥有了我。

那么真有从各种思想中挣脱了出来的“我”吗?

斯普林格的论述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他认为问题不在如何从“官方”的公共教育系统中挣脱出来,而在如何才能用另一种“轮子”取代“为思想而献身”的轮子。这个轮子就是“保护自我和他人人权的道德义务”。

这是可能的吗?

斯普林格说,这取决于我们是否相信存在着这样一种教育:第一,学习只是单纯的个人兴趣;第二,教育的过程就是鼓励学生理解社会生活中的相互依存关系;第三,教育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学生在权力框架内理解社会的建构,比如正是知识的社会建构才决定了我们相信何物为真以及对周围世界的解释。作为一个个案分析,今年第六期《开放时代》上有刘军的一篇文章,里面就提到了美国中小学教育的国家标准。从幼儿园到四年级,孩子们必须讨论如下问题:A、什么是政府?B、政府成员从哪里获得权威,来制定、实施和执行法律、法规,以及如何处理关于法律、法规的争论;C、政府为什么是必须的?D、政府所做的工作中哪些是最重要的?E、法律、法规的目的是为了什么?F、你如何评价、评估法律、法规?G、有限政府与无限政府的区别在哪里?H、为什么限制政府的权力很重要?文章说,5-8年级、9-12年级课程内容的标准大致是K-4年级标准的深化、扩展和延伸,主题仍然集中在对于宪政民主制度的了解和理解方面。

我绝对相信这种“国家标准”的制定一定有利于国家在人们的大脑里“装”一个更灵活、更便捷、更有效的“轮子”。

所以,施蒂纳的问题也就依然有效:“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丧失,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丧失当成一种损失时,它才真正为我所拥有。”

当然,我们的问题也依然有效:当这些由国家制定的“思想标准”都丧失殆尽之后,我们真还有“为我所有”的“思想”吗?

我建议把这个问题列为美国从幼儿园到四年级必须讨论的第“I”个问题,而且,一直到大学和研究生,所讨论的就都是这几个问题的深化、扩展和延伸。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2006-12-29


萬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曉送流年。

浏览:1658 发表: 2008-3-8 16:31:07   用户IP:保密 设置精华  固顶主题 删除该贴   编辑这个贴子  回复贴子

  相关内容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作者: 传言玉女    发表时间:2008-3-8 16:31:07    浏览:1658次
     Re:    作者: 传言玉女    发表时间:2008-3-8 16:31:51    浏览:619次
     Re:    作者: 传言玉女    发表时间:2008-3-8 16:33:58    浏览:609次
     Re:    作者: 传言玉女    发表时间:2008-3-8 16:34:30    浏览:582次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2020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