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冯至诗选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冯至诗选

冯至诗选


冯至(1905—1993),生于河北涿县,原名冯承植



选编,输入,校对:  楚天骄     

  



目录

小船
瞽者的暗示

琴声
我是一条小河
遥遥

蚕马
无花果
暮春的花园
南方的夜
给亡友梁遇春二首
十四行二十七首
 一 我们准备着
 二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三 有加利树
 四 鼠曲草
 五 威尼斯
 六 原野的哭声
 七 我们来到郊外
 八 一个旧日的梦想
 九 给一个战士
 十 蔡元培
 十一 鲁迅
 十二 杜甫
 十三 歌德
 十四 画家梵[言可]
 十五 看这一队队的驮马
 十六 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十七 原野的小路
 十八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十九 别离
 二十 有多少面容,有多少语声
 二十一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二十二 深夜又是深山
 二十三 几只初生的小狗
 二十四 这里几千年前
 二十五 案头摆设着用具
 二十六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二十七 从一片泛滥无形的水里
歧路
我们的时代
那时……
西安赠徐迟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97 发表:2007-8-10 17:14:55 回复:2007-8-10 17:14:55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小船

心湖的
芦苇深处,
一个采菱的
小船停泊;

它的主人
一去无音信,
风风雨雨,
小小的船篷将折。
                ——1923

瞽者的暗示

黄昏以后了,
我在这深深的
深深的巷子里,
寻找我的遗失。

来了一个瞽者,
弹着哀怨的三弦,
向没有尽头的
暗森森的巷中走去!
                ——1923




一天我委委曲曲地
向着你的明眸泣告——
人间是怎样的无情,
我感受的尽是烦恼。

你殷殷勤勤地劝我,
忧思能够令人衰老;
你更问我能不能
向着你的明眸微笑!

你的话是雨后的南风,
将我的愁云尽都吹散;
但我仔细看你的眼眶里,
也是汪汪地泪珠含满。
                ——1924


琴声

绿树外,小窗内,
是谁家肯把
这样轻惋的幽思
缕缕地写在静夜里?

夜色随着琴声颤动,
颤动得山上山下的树
都开满了花,
微风吹着花儿细语。

最后那弹琴人
情愿把沉逸的哀音
变为响亮,
好惹得远远近近
都泪琅琅
滴满了襟裳!
                ——1924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3 发表:2007-8-10 17:45:35 回复:2007-8-10 17:45:35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我是一条小河

我是一条小河
我无心从你身边流过,
你无心把你彩霞般的影儿
投入了河水的柔波。

我流过一座森林,
柔波便荡荡地
把那些碧绿的叶影儿
裁剪成你的衣裳。

我流过一片花丛,
柔波便粼粼地
把那些彩色的花影儿
编织成你的花冠。

最后我终于
流入无情的大海,
海上的风又厉,浪又狂,
吹折了花冠,击碎了衣裳!

我也随着海潮漂漾,
漂漾到无边的地方;
你那彩霞般的影儿
也和幻散了的彩霞一样!
                ——1925


遥遥

你那儿的芦花也白了,
我这儿的芦花也白了,
我凝神将芦花细数,
象是一里一程地走近了你
我数尽了无数棵,
却终于是怅怅地——
千里外,真是遥遥啊!

你那儿的夕阳也要落了,
我这儿的夕阳也要落了,
黄金色的在云里,
恰似我那昨宵的梦,
一带模糊的青山,
轻轻描上了我的心头——
千里外真是遥遥啊!

你那儿的果子也熟了,
我这儿的果子也熟了。
绿色的失去了希望,
红色的尽都凋落了:
相思到了这般境地,
也只有听那流水的殷殷——
千里外真是遥遥啊!




我的寂寞是一条蛇,
静静地没有言语。
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不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
它想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影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轻轻走过;
它把你的梦境衔了来,
象一只绯红的花朵。
                ——1926


蚕马


溪旁开遍了红花,
天边染上了春霞,
我的心里燃起火焰,
我悄悄地走到她的窗前。
我说,姑娘啊,蚕儿正在初眠,
你的情怀可曾觉得疲倦?
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声落了泪,
就不必打开窗门问我,“你是谁?”

  在那时,年代真荒远,
  路上少行车,水上不见船,
  在那荒远的岁月里,
  有多少苍凉的情感。
  是一个可怜的少女,
  没有母亲,父亲又远离,
  临行的时候嘱咐她,
  “好好耕种着这几亩田地!”

  旁边一匹白色的骏马,
  父亲眼望女儿,手指着它,
  “它会驯良地帮助你犁地,
  它是你忠实的伴侣。”
  女儿不懂得什么是别离,
  不知父亲往天涯,还是海际。
  依旧是风风雨雨,
  可是田园呀,一天比一天荒寂。

  “父亲呀,你几时才能够回来?
  别离真象是汪洋的大海;
  马,你可能渡我到海的那边,
  去寻找父亲的笑脸?”
  她望着眼前的衰花枯叶,
  轻抚着骏马的鬣毛,
  “如果有一个亲爱的青年,
  他必定肯为我到处去寻找!”

  她的心里这样想,
  天边浮着将落的太阳,
  好象有一个含笑的青年,
  在她的面前荡漾。
  忽然一声响亮的嘶鸣,
  把她的痴梦惊醒;
  骏马已经投入远远的平芜,
  同时也消失了她面前的幻影。


温暖的柳絮成团,
彩色的蝴蝶翩翩,
我的心里正燃烧着火焰,
我悄悄地走到她的窗前。
我说,姑娘啊,蚕儿正在三眠,
你的情怀可曾觉得疲倦?
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声落了泪,
就不必打开窗门问我,“你是谁?”

  荆棘生遍了她的田园,
  烦闷占据了她的日夜,
  在她那寂静的窗前,
  只叫着喳喳的麻雀。
  一天又靠着窗儿发呆,
  路上远远地起了尘埃;
  (她早已不做这个梦了,
  这个梦早已在她的梦外。)

  现在啊,远远地起了尘埃,
  骏马找到了父亲归来;
  父亲骑在骏马的背上,
  马的嘶鸣变成和谐的歌唱。
  父亲吻着女儿的鬓边,
  女儿拂着父亲的征尘;
  马却跪在她的身边,
  止不住全身的汗水淋淋。

  父亲象宁静的大海,
  她正如莹晶的皎月,
  月投入海的深怀,
  净化了这烦闷的世界。
  只是马跪在她的床边,
  整夜地涕泗涟涟,
  目光好象明灯两盏,
  “姑娘啊,我为你走遍了天边!”

  她拍着马头向它说,
  “快快地去到田里犁地!
  你不要这样癫痴,
  提防着父亲要杀掉了你。”
  它一些儿鲜草也不咽,
  半瓢儿清水也不饮,
  不是向着她的面庞长叹,
  就是昏昏地在她的身边睡寝。


黄色的蘼芜已经凋残,
到处飞翔黑衣的海燕,
我的心里还燃着余焰,
我悄悄地走到她的窗前。
我说,姑娘啊,蚕儿正在织茧,
你的情怀可曾觉得疲倦?
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声落了泪,
就不必打开窗门问我,“你是谁?”

  空空寂寂的黑夜里,
  窗外是狂风暴雨;
  壁上悬挂着一张马皮,
  这是她惟一的伴侣。
  “亲爱的父亲,你今夜
  又流浪在哪里?
  你把这匹骏马杀了,
  我又是凄凉,又是恐惧!

  “亲爱的父亲,
  电光闪,雷声响,
  你丢下了你的女儿,
  又是恐惧,又是凄凉!”
  “亲爱的姑娘,
  你不要凄凉,不要恐惧!
  我愿生生世世保护你,
  保护你的身体!”
  
  马皮里发出沉重的语声,
  她的心儿怦怦,发儿悚悚;
  电光射透了她的全身,
  马皮又随着雷声闪动。
  随着风声哀诉,
  伴着雨滴悲啼,
  “我生生世世地保护你,
  只要你好好地睡去!”
  
  一瞬间是个青年的幻影,
  一瞬间是那骏马的狂奔;
  在大地将要崩溃的一瞬,
  马皮紧紧裹住了她的全身!

姑娘啊,我的歌儿还没有唱完,
可是我的琴弦已断;
我惴惴地坐在你的窗前,
要唱完最后的一段:

  一霎时风雨都停住,
  皓月收束了雷和电;
  马皮裹住了她的身体,
  月光中变成了雪白的蚕茧。
                 ——1925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4 发表:2007-8-10 17:46:27 回复:2007-8-10 17:46:2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无花果

看这阴暗的、棕绿的果实,
它从不曾开过绯红的花朵,
正如我思念你,写出许多诗句,
我们却不曾花一般地爱过。

若想尝,就请尝一尝吧!
比不起你喜爱的桃梨苹果;
我的诗也没有悦耳的声音,
读起来,舌根都会感到生涩。
                 ——1926


暮春的花园


你愿意吗,我们一道
走进那座花园?
在那儿只剩下了
黄色的蘼芜没有凋残。

从杏花开到了芍药,
从桃花落到了牡丹:
它们享着阳光的照耀,
受着风雨的摧残。

那时我却悄悄地在房里
望着窗外的天气,
暗自为它们担尽了悲欢:

如今它们的繁荣都已消逝,
我们可能攀着残了的花枝
谈一谈我那寂寞的春天?


你愿意吗,我们一道
走进那座花园?
在那儿有曲径一条,
石子铺得是那样平坦。

我愿拾些彩色的石子
在你轻倩的身边;
我曾做过这样的游戏,
当我伴着母亲走到田间。

那时我的天空是那样晴朗,
白云流水都引起我的奇想;
从她死后,却只有黯淡的云烟。

如今的云烟又仿佛消散,
但童年的一切都已不见;
广大的宇宙中,你在我的面前。


你愿意吗,我们一道
走进那座花园?
我也不必穿着外套,
你也不必带着花环。

让春风吹进我们的胸脯,
荡荡地拂着我们的心田,
在心田上我们静静的等候
Amor跑到这里来游玩。

我想,在你温暖的怀里
比一切的花园都要美丽;
我的,却是沙漠一样地枯干。

我愿多多地落些泪珠,
来浸润我的心田,象是雨露
准备着一条彩虹显在天边。
                ——1929


南方的夜

我们静静地坐在湖滨,
听燕子给我们讲南方的静夜。
南方的静夜已经被它们带来,
夜的芦苇蒸发着浓郁的情热。——
  我已经感到了南方的夜间的陶醉,
  请你也嗅一嗅吧这芦苇中的浓味。

你说大熊星总象是寒带的白熊,
望去使你的全身都感到凄冷。
这时的燕子轻轻地掠过水面,
零乱了满湖的星影。——
  请你看一看吧这湖中的星象,
  南方的星夜便是这样的景象。

你说,你疑心那边的白果松
总仿佛树上的积雪还没有消融。
这时燕子飞上了一棵棕榈,
唱出来一种热烈的歌声。——
  请你听一听吧燕子的歌唱,
  南方的林中便是这样的景象。

总觉得我们不象是热带的人,
我们的胸中总是秋冬般的平寂。
燕子说,南方有一种珍奇的花朵,
经过二十年的寂寞才开一次。——
  这时我胸中觉得有一朵花儿隐藏,
  它要在这静夜里火一样地开放!
                ——1929


给亡友梁遇春二首



我如今感到,死和老年人
好象没有什么密切的关联;
在冬天我们不必区分
昼夜,昼夜都是一样疏淡。
反而是那些乌发朱唇
常常潜伏着死的预感;
你象是一个灿烂的春
沉在夜里,宁静而黑暗。



我曾意外地认识过许多人,
我时常想把他们寻找。
有的是在阴凉的树林
同走过一段僻静的小道;
有的同车谈过一次心,
有的同席间问过名号……
你可是也参入了他们
生疏的队伍,让我寻找?
                ——1937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4 发表:2007-8-10 17:47:36 回复:2007-8-10 17:47:36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十四行集   (二十七首)

一 我们准备着

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
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
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
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
凝结成屹然不动的形体。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
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
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
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
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二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象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象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丢在泥里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象一段歌曲,

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
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
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三 有加利树

你秋风里萧萧的玉树——
是一片音乐在我耳旁
筑起一座严肃的殿堂,
让我小心翼翼地走入

又是插入晴空的高塔
在我的面前高高耸起,
有如一个圣者的身体,
升华了全城市的喧哗。

你无时不脱你的躯壳,
凋零里只看着你成长;
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

我把你看成我的引导:
祝你永生,我愿一步步
化身为你根下的泥土。

四 鼠曲草

我常常想到人的一生,
便不由得要向你祈祷。
你一丛白茸茸的小草
不曾辜负了一个名称

但你躲避着一切名称,
过一个渺小的生活,
不辜负高贵和洁白,
默默地成就你的死生。

一切的形容、一切喧嚣
到你身边,有的就凋落,
有的化成了你的静默:

这是你伟大的骄傲
却在你的否定里完成。
我向你祈祷,为了人生。

五 威尼斯

我永远不会忘记
西方的那座水城,
它是个人世的象征,
千百个寂寞的集体。

一个寂寞是一座岛,
一座座都结成朋友。
当你向我拉一拉手,
便象一座水上的桥;

当你向我笑一笑,
便象是对面岛上
忽然开了一扇楼窗。

只担心夜深静悄,
楼上的窗儿关闭,
桥上也断了人迹。

六 原野的哭声

我时常看见在原野里
一个村童,或一个农妇
向着无语的晴空啼哭,
是为了一个惩罚,可是

为了一个玩具的毁弃?
是为了丈夫的死亡,
可是为了儿子的病创?
啼哭的那样没有停息,

象整个的生命都嵌在
一个框子里,在框子外
没有人生,也没有世界。

我觉得他们好象从古来
就一任眼泪不住地流
为了一个绝望的宇宙。

七 我们来到郊外

和暖的阳光内
我们来到郊外,
象不同的河水
融成一片大海。

有同样的警醒
在我们的心头,
是同样的运命
在我们的肩头。

要爱惜这个警醒,
要爱惜这个运命,
不要到危险过去,

那些分歧的街衢
又把我们吸回,
海水分成河水。

八 一个旧日的梦想

是一个旧日的梦想,
眼前的人世太纷杂,
想依附着鹏鸟飞翔
去和宁静的星辰谈话。

千年的梦象个老人
期待着最好的儿孙——
如今有人飞向星辰,
却忘不了人世的纷纭。

他们常常为了学习
怎样运行,怎样降落,
好把星秩序排在人间,

便光一般投身空际。
如今那旧梦却化作
远水荒山的陨石一片。

九 给一个战士

你长年在生死的边缘生长,
一旦你回到这堕落的城中,
听着这市上的愚蠢的歌唱,
你会象是一个古代的英雄

在千百年后他忽然回来,
从些变质的堕落的子孙
寻不出一些盛年的姿态,
他会出乎意料,感到眩昏。

你在战场上,象不朽的英雄
在另一个世界永向苍穹,
归终成为一只断线的纸鸢:

但是这个命运你不要埋怨,
你超越了他们,他们已不能
维系住你的向上,你的旷远。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64 发表:2007-8-10 17:48:30 回复:2007-8-10 17:48:3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十 蔡元培

你的姓名常常排列在
许多的名姓里边,并没有
什么两样,但是你却永久
暗自保持住自己的光彩;

我们只在黎明和黄昏
认识了你是长庚,是启明,
到夜半你和一般的星星
也没有区分:多少青年人

从你宁静的启示里得到
正当的死生。如今你死了,
我们深深感到,你已不能

参加人类的将来的工作——
如果这个世界能够复活,
歪扭的事能够重新调整。

十一 鲁迅

在许多年前的一个黄昏
你为几个青年感到一觉;
你不知经验过多少幻灭,
但是那一觉却永不消沉。

我永远怀着感谢的深情
望着你,为了我们的时代:
它被些愚蠢的人们毁坏,
可是它的维护人却一生

被摒弃在这个世界以外——
你有几回望出一线光明,
转过头来又有乌云遮盖。

你走完了你艰苦的行程,
艰苦中只有路旁的小草
曾经引出你希望的微笑。

十二 杜甫

你在荒村里忍受饥肠,
你常常想到死填沟壑,
你却不断地唱着哀歌
为了人间壮美的沦亡:

战场上健儿的死伤,
天边有明星的陨落,
万匹马随着浮云消没…
你一生是他们的祭享。

你的贫穷在闪铄发光
象一件圣者的烂衣裳,
就是一丝一缕在人间

也有无穷的神的力量。
一切冠盖在它的光前
只照出来可怜的形象。

十三 歌德

你生长在平凡的市民的家庭,
你为过许多平凡的事物感叹,
你却写出许多不平凡的诗篇;
你八十年的岁月是那样平静,

好象宇宙在那儿寂寞地运行,
但是不曾有一分一秒的停息,
随时随处都演化出新的生机,
不管风风雨雨或是日朗天晴。

从沉重的病中换来新的健康,
从绝望的爱里换来新的营养,
你知到飞蛾为什么投向火焰,

蛇为什么脱去旧皮才能生长;
万物都在享用你的那句名言,
它道破一切生的意义:“死和变。”

十四 画家梵[言可]

你的热情到处燃起火,
你燃着了向日的黄花,
燃着了浓郁的扁柏,
燃着了行人在烈日下——

他们都是那样热烘烘
向着高处呼吁的火焰;
但是背阴处几点花红,
监狱里的一个小院,

几个贫穷的人低着头
在贫穷的房里剥土豆,
却象是永不消溶的冰块。

这中间你画了吊桥,
画了轻盈的船:你可要
把那些不幸者迎接过来?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8 发表:2007-8-10 17:49:07 回复:2007-8-10 17:49:0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十五 看这一队队的驮马

看这一队队的驮马
驮来了远方的货物,
水也会冲来一些泥沙
从些不知名的远处,

风从千万里外也会
掠来些他乡的叹息:
我们走过无数的山水,
随时占有,随时又放弃,

仿佛鸟飞翔在空中,
它随时都管领太空,
随时都感到一无所有。

什么是我们的实在?
我们从远方把什么带来?
从面前又把什么带走?

十六 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化身为一望无边的远景,
化成面前的广漠的平原,
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

哪条路、哪道水,没有关联,
哪阵风、哪片云,没有呼应:
我们走过的城市、山川,
都化成了我们的生命。

我们的生长、我们的忧愁
是某某山坡的一棵松树,
是某某城上的一片浓雾;

我们随着风吹,随着水流,
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
化成蹊径上行人的生命。

十七 原野的小路

你说,你最爱看这原野里
一条条充满生命的小路,
是多少无名行人的步履
踏出来这些活泼的道路。

在我们心灵的原野里
也有几条宛转的小路,
但曾经在路上走过的
行人多半已不知去处:

寂寞的儿童、白发的夫妇,
还有些年纪青青的男女,
还有死去的朋友,他们都

给我们踏出来这些道路;
我们纪念着他们的步履
不要荒芜了这几条小路。

十八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在一间生疏的房里,它白昼时
是什么模样,我们都无从认识,
更不必说它的过去未来。原野——

一望无边地在我们窗外展开,
我们只依稀地记得在黄昏时
来的道路,便算是对它的认识,
明天走后,我们也不再回来。

闭上眼吧!让那些亲密的夜
和生疏的地方织在我们心里:
我们的生命象那窗外的原野,

我们在朦胧的原野上认出来
一棵树、一闪湖光,它一望无际
藏着忘却的过去、隐约的将来。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1 发表:2007-8-10 17:50:27 回复:2007-8-10 17:50:2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十九 别离

我们招一招手,随着别离
我们的世界便分成两个,
身边感到冷,眼前忽然辽阔,
象刚刚降生的两个婴儿。

啊,一次别离,一次降生,
我们担负着工作的辛苦,
把冷的变成暖,生的变成熟,
各自把个人的世界耕耘,

为了再见,好象初次相逢,
怀着感谢的情怀想过去,
象初晤面时忽然感到前生。

一生里有几回春几回冬,
我们只感受时序的轮替,
感受不到人间规定的年龄。

二十 有多少面容,有多少语声

有多少面容,有多少语声
在我们梦里是这般真切,
不管是亲密的还是陌生:
是我自己的生命的分裂,

可是融合了许多的生命,
在融合后开了花,结了果?
谁能把自己的生命把定
对着这茫茫如水的夜色,

谁能让他的语声和面容
只在些亲密的梦里萦回?
我们不知已经有多少回

被映在一个辽远的天空,
给船夫或沙漠里的行人
添了些新鲜的梦的养分。

二十一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在灯光下这样孤单,
我们在这小小的茅屋里
就是和我们用具的中间

也有了千里万里的距离:
铜炉在向往深山的矿苗,
瓷壶在向往江边的陶泥,
它们都象风雨中的飞鸟

各自东西。我们紧紧抱住,
好象自身也都不能自主。
狂风把一切都吹入高空,

暴雨把一切又淋入泥土,
只剩下这点微弱的灯红
在证实我们生命的暂住。

二十二 深夜又是深山

深夜又是深山,
听着夜雨沉沉。
十里外的山村、
念里外的市廛,

它们可还存在?
十年前的山川、
念年前的梦幻,
都在雨里沉埋。

四围这样狭窄,
好象回到母胎;
我在深夜祈求

用迫切的声音:
“给我狭窄的心
一个大的宇宙!”

二十三 几只初生的小狗

接连落了半月的雨,
你们自从降生以来,
就只知道潮湿阴郁。
一天雨云忽然散开,

太阳光照满了墙壁,
我看见你们的母亲
把你们衔到阳光里,
让你们用你们全身

第一次领受光和暖,
日落了,又衔你们回去。
你们不会有记忆,

但是这一次的经验
会融入将来的吠声,
你们在黑夜吠出光明。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1 发表:2007-8-10 17:50:54 回复:2007-8-10 17:50:54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二十四 这里几千年前

这里几千年前
处处好象已经
有我们的生命;
我们未降生前

一个歌声已经
从变幻的天空,
从绿草和青松
唱我们的运命。

我们忧患重重,
这里怎么竟会
听到这样歌声?

看那小的飞虫,
在它的飞翔内
时时都是新生。

二十五 案头摆设着用具

案头摆设着用具,
架上陈列着书籍,
终日在些静物里
我们不住地思虑。

言语里没有歌声,
举动里没有舞蹈,
空空问窗外飞鸟
为什么振翼凌空。

只有睡着的身体,
夜静时起了韵律:
空气在身内游戏,

海盐在血里游戏——
睡梦里好象听得到
天和海向我们呼叫。

二十六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熟路
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在这林里面还隐藏
许多小路,又深邃、又生疏

走一条生的,便有些心慌,
怕越走越远,走入迷途,
但不知不觉从树疏处
忽然望见我们住的地方,

象座新的岛屿呈在天边
我们的身边有多少事物
向我们要求新的发现:

不要觉得一切都已熟悉,
到死时抚摸自己的发肤
生了疑问:这是谁的身体?

二十七 从一片泛滥无形的水里

从一片泛滥无形的水里,
取水人取来椭圆的一瓶,
这点水就得到一个定形;
看,在秋风里飘扬的风旗,

它把住些把不住的事体,
让远方的光、远方的黑夜
和些远方的草木的荣谢,
还有个奔向远方的心意,

都保留一些在这面旗上。
我们空空听过一夜风声,
空看了一天的草黄叶红,

向何处安排我们的思、想?
但愿这些诗象一面风旗
把住一些把不住的事体。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6 发表:2007-8-10 17:51:57 回复:2007-8-10 17:51:5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歧路

它们一条条地在面前
伸出去,同时在准备着
承受我们的脚步;
但我们不是流水,
只能先是犹疑着,
随后又是勇敢地
走上了一条,把些
其余的都丢在身后——
看那高高的树木,
曾经有多少嫩绿的
枝条,被风雨,被斤斧
折断了,如今都早已
不知去处。
     朋友们,
我们越是向前走,
我们便有更多的
不得不割舍的道路。
当我们感到不可能,
把那些折断的枝条
聚起来,堆集成一座
望得见的坟墓,
       我们
全生命无处不感到
永久的割裂的痛苦。
                ——1943

我们的时代

将来许多城都变了形体,
许多河流也改了河道,
人人为了自己的事物匆忙,
早已忘记了我们:万一
想到我们,便异口同音地
说一声:“那个艰苦的时代。”
这无异遮盖起我们种种的
愁苦和忧患,只给我们
披上一件圣洁的衣裳。
我们从将来的人们的口里
领来了这件衣裳,也正如
古人从我们口里领去了——
我们现在不是还常常
提起吗,从前有过一个
洪水的时代。
      一个海边的
热闹的市镇,在前几天
还挤满了人,市集散后
满街上还撒遍了鱼鳞。
但现在忽然这样寂静了,
街上遇不见一个行人,
家家的房屋都空空锁起,
好象是刚刚发掘出来的
一座古城。“是一个结束,
是一个开始,”正这样想时,
对面出现了一队兵士,
他们把这个市镇接过来,
象一个盛得满满的水盆,
象一块散开便收不起来的
水银,他们无时不在准备
抵御敌人的最初的来袭。
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姿态,
化成一个身体。如今六年了,
那市镇化成无数的市镇,
无论我想到地球上哪一块
地方,便感到那市镇的寂静,
同时在我面前也走来了
那一队兵士。
      一座偏僻的
小城,承受了从未有过的
繁荣,从大都市里来的
人们给它带来了鼓舞,
也带来了惊慌和恐怖。
在一个熙熙攘攘的清晨,
欢欣正浮在人人的面上,
忽然在天空响起沉重的
机声,等到人们感到时,
四五个死者已经横卧
在街心,他们一样的面容,
一样的姿态,化成一个身体。
惊慌和恐怖从一切隐秘的
角落里涌出,立即湮没了
这座城市,繁荣也随着
商店里陈列的物品收敛。
六年了,这小城化成无数的
小城,只要我想到地球上
任何一个城市,我就仿佛
看见在它的街头横卧着
那几个死者。
      如今六年了,
我们经验了重重的忧患,
无限的愁苦,还有一些人
表露出从来不曾有过的
丑恶的面目,让我们的心
这样狭窄;但我们一想到
那一队兵士,那几个死者,
他们便圣水似地冲洗着
我们的心,让我们感到
无边的旷远。
      在这一次的
洪水里我们宁愿沉沦,
却不愿意羡慕有些个
坐在方舟里的人,我们
不愿让什么阻住了我们的
视线,不要让什么营养着
我们的抱怨。有多少生命,
多少前代的遗产,它们都
象树叶一般,秋风来了
便凋落,并没有一声叹息。
我们珍惜这圣洁的衣裳,
将来有一天,把它脱下来
折好,象一个兵士那样,
正直地经过许多战阵,
最后把他的军衣脱下,
这时内心里感到了饥饿——
向着眼前的休息,向着
过去的艰苦,向着远远的
崇高的山峰。
      我们到那时
将要拥抱着我们的朋友说:
“我们曾经共同分担了
一个共同的人类的命运。”
我们也将要共同欢迎着
千百万战士健壮的归来,
共同埋葬几千万死者,
我们却不愿意听见几个
坐在方舟里的人们在说:
“我们延续了人类的文明。”
                ——1943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8 发表:2007-8-10 17:52:30 回复:2007-8-10 17:52:3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那时……
——一个中年人述说五四以后的那几年

那时觉得既然醒了,
就不该
关着阴暗的门窗;
那时觉得既然醒了,
就应该
放进窗外的光明。

处处看见新绿。
处处看见阳光。

那时象离开马棚的
小马,
第一次望见平原;
那时象离开鸟巢的
小鸟,
第一次望见天空。

前面是旷远。
前面是清明。

那时我们抛下许多的
事物,
不管是好还是坏;
那时要去追求许多的
事物,
不管是远还是近。

有的在眼前。
有的在明天。

那时我们用简单的
文字
写出简单的诗文;
那时我们用幼稚的
文字
写出幼稚的思想。

写的很幼稚。
想的也单纯。

那时父母看见了
我们,
常暗地为我们担心;
那时邻人看见了
我们,
常在我们背后冷笑。

我们却不管。
我们却不顾。

那时无论如何,
要跳出
窒闷的家庭;
那时无论如何,
要舍弃
狭窄的家乡。

外面在招手。
外面在呼唤。

那时我们爱谈论
历史上
新发现的诗人;
那时我们相信
一个
俄国的革命者。

一切为了真理。
一切为了正义。

那时谁也不会想,
在前途
有无限的艰难;
那时谁也不会想,
艰难时
便会彼此分手。

如今走了二十多年,
却经过
无数的歧途与分手;
如今走了二十多年,
看见了
无数的死亡与杀戮。

那时追求的
在什么地方?

如今的平原和天空,
依然
照映着五月的阳光;
如今的平原和天空,
依然
等待着新的眺望。

                ——1947

西安赠徐迟

你来自西南,我来自西北,
明天我们又要各自西东;
飞机场上皎洁的明月
照耀着我们偶然的相逢。

你说,西南有多少美妙的歌舞,
凉山在转变,忽然跨过两千年;
我说,西北的宝藏多么丰富,
矿石在山里,故事在人民的口边。

金沙江的水,大戈壁的砂,
都在我们的心里开了花
这里我们也没有他乡的感觉,
我们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

我们为了偶然的相逢欢喜,
却不惋惜明天的各自东西;
只觉得我们处处遇到的
是新的诗句,是美的传奇。

                1956年8月17日西安飞机场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8 发表:2007-8-10 17:53:00 回复:2007-8-10 17:53:0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SOUND]http://m3.595.com/ftp/m/e/t/a/metallicaman/music/1186659039434.mp3[/SOUND]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67 发表:2007-8-10 18:24:11 回复:2007-8-10 18:24:11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