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梅林看课堂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梅林看课堂

http://bbs.eduol.cn/dispbbs.asp?BoardID=28&ID=159128


“你不要这样激动”













记得有一次,听特级教师贾志敏老师上《惊弓之鸟》一课。贾老师请一位小朋友读课题,那位小朋友把这四个字的成语,读得拖腔拿调,令人汗毛直竖。贾老师连忙摆手,说:“你不要这样激动。”惹得听课的老师忍俊不禁,继而响起一阵掌声。




那以后,贾老师的那一句“你不要这样激动”,成了我心底的幽默。每每看到老师们在课堂上不恰当地指挥学生读词,变着花样启发学生读文题,我都会想起它。




这天,听一位青年教师执教《我们的田野》。在教学词语时,教师出示了“荷花”一词,并给出一幅荷花图,问:“看了这样的荷花,你有什么感受?把你的感受读出来。”于是,学生绞尽脑汁,发出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读“荷花”,令人直起鸡皮疙瘩。更无法忍受的是,在接下去的教学环节里,这位教师如法炮制,让学生读“鲤鱼”,读“野鸭”,读“稻田”,一年级的小孩子,真是可爱,居然能变换着花腔,与教师配合默契。我不禁为此黯然神伤:多么纯真的孩子,怎么一沾上文字,就变成了这样?




无独有偶,另一位教师执教《风睡着了》,学习词语“吼叫”。当学生声音洪亮地读过之后,教师说:“我都听到你的‘吼叫’了,谁能再读读?”在老师的启发下,学生一个比一个大声“吼叫”,第三个学生把个“吼叫”读得声嘶力竭。照此读法,真不知“哭泣”要怎样读,“喘息”要怎么读?“引颈高歌”又该怎么读呢?




学习“词语”,重要的是了解词语在语言环境中的意思,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词语才有声、有色、有情、有味,没有语言环境,如何能读出“感情”呢?再说,感情朗读,应是感情的自然流露,任何装腔作势,故弄玄虚的“朗读”,都是对语文形象的一种破坏,感情不是“做”出来的,感情朗读需要的是学生的真情流露。




当下,在很多教师对学生拖腔拿调、极不自然的朗读不予正面纠正,而一律大加鼓励和赞扬时;当一些青年教师错误地理解“感情朗读”,硬要把词语读出感情时;当学生还没有接触课文,教师却硬要学生变换着各种花样来读课题时……我常常想起贾老师那果断的摆手动作,那一声“你不要这样激动”,总是清晰地回响在我的耳畔,使我从中看到一位语文教育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度的责任感,也使我在前进途中总能看清脚下的路。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514 发表:2007-8-13 23:38:17 回复:2007-8-13 23:38:1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有感于“配乐写作”





在一次百余名教师参加的观摩课现场,一位青年教师正在执教《飞夺泸定桥》,她充满激情地带领学生朗读下面的句子:




22位英雄拿着短枪,背着马刀,带着手榴弹,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


随后,课件打出了18勇士强渡大渡河的画面,教师声情并茂地说:“让我们再回到这幅画面,面对这些英勇的红军战士,你想说什么?把你想说的话写下来吧。”


伴着学生的写作,教师播响了CD《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乐声中,雄浑高亢的男高音响彻整个礼堂。


我不禁一阵心悸,在这样的乐声中,孩子们能够静心思考,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吗?几分钟过去了,歌声停止,几位学生读了自己写的句子:


1:红军战士,你们的英勇无畏,让我永记心间。


2:为了党的事业,你们不怕牺牲,值得我们学习。


3:红军,你们真是英勇,我真佩服你们。


4:你们前赴后继,不怕牺牲,是多么了不起呀!


这些语句冠冕堂皇,人云亦云,没有个性,没有想象力,更没有感染力。只是附和着教师走了一个“读写结合”的过场。暂且不说如此“写”的设计有没有必要,单是“配乐写作”的环节,就有诸多僻端。


其一,配有歌词的乐曲,分散了学生的注意力,使学生无法集中精力投入写作;其二,乐声雄浑高亢,与静心思考的活动极不谐调,干扰了学生的思维。


这使我想起了特级教师王崧舟老师执教的《一夜的工作》中的一个环节。


当学生读到:“……只见他一句句地审阅,看完一句就用笔在那一句的后面画一个小圆圈,他不是浏览一遍就算了,而是一边看,一边思索,有时停笔想一想,有时问我一两句。”时,只见王老师深情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东方发白,天将破晓,敬爱的周总理揉了揉疲倦的双眼拿出了今天晚上他要审阅的最后一个文件,只见他……”此时,学生情不自禁地随着王老师的引领,又重新读起上面的那句话。读声渐落,王老师似乎若有所思,继而无限感慨地:“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夜晚啊,这是一个多么艰苦的夜晚啊,这又是一个多么不平常的夜晚啊,因为,在那个夜晚,我们的总理思考着许多许多问题……”这时,音乐自然响起,那是一首叫做《在银色的月光下》的曲子,一只宁静的能够勾起人们无限遐想的曲子。教室的大屏幕上同时出现这样的字幕:





夜很静,周总理一句一句地审阅着文件,那不是普通的浏览,而是一边看,一边思索。他想着             





王老师随着乐曲舒缓的旋律,自然引出“写”的要求:“夜很静,周总理一句一句地在审阅着文件,那不是普通的浏览,而是一边看,一边思索,他在想些什么呢?用你的笔写下来吧,用你的心去写,用你的想像去写。告诉自己,那是一个大国的总理,那是新中国刚刚成立以后的受命于危难之际的总理!上自国家大事,下自黎民百姓,他有多少、多少的事要思考,他有多少、多少的问题需要解决,想吧,写吧,写下来吧,写下总理的思考,也写下你对总理的那份感受和体验。”




多么富有诗意的启迪,学生在这样的感动中,在“银色的月光”里,动情地写。驰骋的思想、动人的想像,化做撩人灵魂的语言流淌于学生的笔尖:




生:这个村里的粮食不够了,明天得给他们送去。




师:是啊,这是一些芝麻般琐碎的小事。但是,民以食为天,如果老百姓过不上温饱的生活,国家怎么能够安定啊!总理会想这些问题的。




生:为了新中国的强盛,我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师:对啊,总理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中国强盛起来。




生:我要为人民奉献,要做个好总理,我一定要一句一句认真负责地审阅这些文件。




师:说得多好啊,他一生的承诺,就是要做一个人民的好总理。是啊,他想着——




生:今晚我一定要把这些文件看完,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生:加油啊,我不能睡。辛苦一点又如何,我一定要把这些文件批完。




师:是啊,只有他加油了,祖国和人民才不加油啊。他在想——




生: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把这些文件看完,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不能睡……




师:明天还会有更多、更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呀!他想着——




生:我一定要一句一句地审阅,辛苦一点也不要紧,这样才能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师:辛苦一日又如何,为了人民、为了党和祖国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他想着——




生:怎样才能让贫困地区富裕起来,又怎样才能让人民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师:总理就是这样,大事小事他都要做得十全十美,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举轻若重啊。他想着——




生:我只有努力工作,才能让所有的人民都过上幸福的日子。




师:是啊,他心里装着所有的人民,而唯独没有装着他自己!




音乐停。




同样是“配乐写作”,为什么会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效果?道理很简单,王崧舟老师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他不但懂得音乐的内含,更懂得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和爱,引领孩子感受语文学习的过程。一曲“银色的月光”,在孩子们想像的世界里推波助澜,与学生的心泉一起荡漾,此时的教师、文本、学生和媒体,是那样浑然天成地融为一体,令人感受到语文的魅力与人性的光辉。




“配乐写作”,不仅仅是一种形式,在它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语文教师全部的支撑和文化的滋养。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6 发表:2007-8-13 23:41:01 回复:2007-8-13 23:41:01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第一课时讲什么






近日,在一个教学研讨会上,某青年教师执教低年级阅读课《美丽的镜泊湖》,在象征性认读了几个词语后,教师便开始引导学生想象、探究,进行深入理解。学生在教师的引导下,也能入情入境,读出感情。课后,当有人问及“这是第几课时”时,这位执教老师说是第一课时。请看如下对话:


提问者:这课书共有9个生字,6个认读字,你什么时候处理?不认识字,能进入精读吗?



执教者:这课书有两教时,我的设计是第一教时精读,第二教时学生字。因为人们读一篇文章,都是先关注文章的内容,有几个字不认识,不会影响对文章的整体把握。如果这时先处理生字,学生的兴奋点和积极性就大打折扣,不利于进一步探究和理解。



执教者的话听起来振振有辞,但却经不住仔细推敲。


第一,语文教学中的“阅读”与生活中的“阅读”是有区别的。生活中的阅读一般以了解基本内容为目的,注重实用性;而语文教学中的“阅读”却承载着识字学词、训练语言、积累语感、习得读法、陶冶情操等教育任务,因此,我们必须追求阅读课的教学意义。


第二,不识字不能读通课文,而“读通”课文是阅读学习的根本,本固才能枝繁叶茂,如果学生连课文都读不通,又谈何探究和理解?


第三,字词教学如若得法,不但不会削弱学生的读书兴趣,反而更有助于学生整体把握内容,为深入理解打好基础。



第四,该执教者课堂上呈现出的“入情入境”、“读有感情”,其实并不是第一课时真实的学情反映。因是公开课,学生事前都进行了充分的预习,有的学生甚至已将课文读了20遍。因此,这位教师所言“第二教时”的任务其实已形同虚设。


那么,阅读课第一教时应该讲些什么呢?就拿《美丽的镜泊湖》为例,笔者认为,在让学生读通全文的过程中,解题审题、学习字词、了解层次、粗知大意、整体感知,为深读课文打好基础,应是第一教时——初读课文阶段所追求的教学目标。


《美丽的镜泊湖》共有9个生字,教师可以在不同阶段帮助学生随文而学。比如,以宝境坠落的传说进行情景导入时,认识黑龙江的“黑”字;在读文解题时,认识“镜”和“泊”字,在初步了解内容,弄清作者观察地点的变化时,学习平静的“静”、缓缓行驶的“缓”、“驶”、恋恋不舍的“恋”字等。这样,既能让学生在具体的语境中理解词语的意思,还能有机、多变地让学生读相关的课文,把课文读通、读熟,在整体感知中培养语感。


让学生“粗知大意”,也未必只有“说说课文讲了什么事”这一种方式,教师可以精心设计,使学生读有情趣。如读《赤壁之战》,画画作战形势图;读《跳水》,用箭头标出“水手”“猴子”“孩子”“船长”之关系;读《捅马蜂窝》,为故事经过概括小标题等等。


有人说,教学是艺术,教室是舞台,每一堂课就像一幕戏剧,教师能否导演出脍炙人口的精彩戏剧,全看用心与否。我说,教学更是科学,有了对教育规律的准确把握,加之用心研究,教师才能胜任导演的工作,课堂这个舞台上,也才能不断上演未期的精彩。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2 发表:2007-8-13 23:44:12 回复:2007-8-13 23:44:12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巴比娃娃”要不得




在某课堂教学大赛上,一位青年教师与学生进行简短沟通后,取出一个漂亮的巴比娃娃,说:“这个巴比娃娃属于最聪明的孩子,今天这节课我就要找到她的主人。”


从学生不无艳羡地“哇!”声中,我感受到他们的渴望。同时,我也为这位青年教师捏了一把汗。要知道,这是教学大赛啊!评委们犀利的目光决不会放过这个细节,难道她打算用这种游离于教学以外的物质刺激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吗?物欲刺激可以让小孩子活跃起来,难道她认为这样的活跃,就是主体作用的体现吗?


幸亏,随着教学活动的展开,教师、学生都沉浸在语言学习的愉悦氛围中,教学的投入,使那位老师忘记了一直睡在讲桌上的巴比娃娃。直到下课铃响,教师才发现自己的“失误”,连忙采取补救措施:“今天你们表现都不错,我看,这个巴比娃娃就送给你们的班长吧。”在一片惋惜声中,孩子们纷纷离座,我没有看清那个巴比娃娃是否被班长拿走,也没有听清孩子们惋惜声中是否夹有什么抱怨,只是暗暗庆幸,如果没有教师的这一“失误”,她的这一激励手段,定会令人大跌眼镜。


“巴比娃娃”现象在我们的课堂里并不少见,尤其公开课上更为突出。此次课堂教学大赛共14节课,就有3位教师采取类似手段。一位教师还带来一篮鲜花,问学生美不美,并说要将这些花送给“书读得最美”的孩子。结果,也是因为总想不起来送,一节课下来,只送出一朵。另一位教师想用向日葵奋发向上的精神激励学生进步,带来几十朵小向日葵,遇有精彩发言,便送出一朵,却因前一位教师执教《小蝴蝶花》的缘故,多次误将“小向日葵”说成“小蝴蝶花”,搞得学生莫名其妙,而听课教师却捧腹大笑。


真正的课堂气氛的活跃,是要靠内在的知识的魅力,要靠教师对学生学习心理和教育规律的灵活驾驭,而眼花缭乱的物质刺激,只会诱导学生的思维去关注“自私的结果”,会埋下“功利”的隐患,貌似热闹,实则浮躁。


让我们看看特级教师贾志敏老师在《两个名字》的教学中,引领学生运用“我有……你也有……哈哈,我们都有……”这一语言表达形式的片断:


“你好,我有一支铅笔。”贾老师主动和一位小朋友握手,并举起一支铅笔。


“您好,我也有一支铅笔。”小朋友高兴地站起来,也举起自己的铅笔。


接着,贾老师亲切地示意这位小朋友和自己一起说:“哈哈,我们都有一支铅笔!”


“你好,我有一副眼镜。”贾老师又走到一位戴眼镜的小朋友跟前,并取下自己的眼镜,高高举起。


显然,这个动作令小朋友有些意外,但他却迅速做出反映,认真地取下自己的眼镜,学着贾老师的样子:“您好,我也有一副眼镜。”“哈哈,我们都有一副眼镜!”


轻松愉快的对话,引起了小朋友的兴趣,大家纷纷争着和贾老师对话。这时,贾老师却让小朋友先说,自己后说。孩子们跃跃欲试,被激活的思维犹如潮水冲出闸门。而贾老师,却俨然一位挥洒自如的弄潮儿,以他超人的教学智慧,尽显神功:


生:“您好!我有一件衣服。”


师:(摇摇头)“一件衣服有什么好稀奇?”


生顿悟:“我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师:(高兴地)“我也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生:“您好!我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师:(犹豫片刻)“你好!我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师:“不过,老师的头发是染黑的。老师头发白了都没有什么成就,你们可要努力呀!”


不一会儿,全班30几个孩子,差不多人人都说了一次。这时,贾老师又说:“你们能不能说说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教室里静极了,但却可以感觉到无数思想的小溪在流淌、在跳跃,并腾起一束束美丽的浪花。


突然一只小手高高举起。


生:“您好!我有一颗爱心。”


师:(激动地竖起拇指,并深情地)“你好!我也有一颗爱心。”


合:(快乐地)“哈哈,我们都有一颗爱心!”


生:“您好!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师:(与学生双手相握,并激动地)“你好!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贾老师对学生的训练却从简单到复杂,从具体到抽象,从平淡到饱含真情,他循循善诱,润物无声。孩子们越说越好,不时妙语连珠,神采飞扬。


贾老师的课堂没有“巴比娃娃”,没有美丽的向日葵花,有的是在老师的引导下,积极主动,渴求知识的热烈场面;有的是师生和谐互动的思维碰撞;有的是学生静静思考后的恍然大悟。这样的活跃,才是真正主体的活跃。也只有这样的活跃,才能在孩子生命的成长历程中留下长久的鞭策。


让我们收起“巴比娃娃”,洗尽外在的铅华与妆饰,还语文课堂以自然本味,去静心感受优雅的语言之美吧,因为纯洁的语文是一道山泉,在幽谷中方可听到它的声音。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7 发表:2007-8-13 23:47:57 回复:2007-8-13 23:47:5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如此“开发资源”合适吗



曾在某“小班教学研讨会”上,看到一位数学教师在学生完成课堂作业以后,让孩子们拿着自己的答案去请教所有现场听课的教师,一时间,听课现场变成了一一对应的学习指导场。授课教师则为自己的得意之作面带微笑地等待着她的学生们“学成归来”。会后,该教师在介绍经验时说,这叫“开发资源”——这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教师,不利用一下,实在可惜。不知为什么,作为听课教师之一的我,听了这话,总感觉有些不舒服。


事隔几年,在我们的语文课堂上,我同样看到这样的一幕:


一位教师执教《我们的田野》,学过课文之后,她忽然说:“作家管桦的这首诗被作曲家谱了曲,我请一位老师给你们唱一遍好吗?”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我的一位同事被请上讲台。面对百余位听课的教师和天真可爱的孩子们,这位同事无比尴尬,又不得不把这荒诞的闹剧演下去。我看到她沉重的脚步和满脸的无奈,只唱了一段,便对孩子们说:“从课文中我们也可以读出歌的韵律和情感,相信你们读得一定比老师唱得好。”好一句引导,不知那位执教的老师是否能够听得懂。


暂且不说这节课要不要唱,单是如此“开发资源”,就是一个败笔。在听课教师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让别人为你的教学服务,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人的不尊重。


有人形象地把“开发资源”比做驾车。如果把学生自我学习的动力看作是外在的东西,教师要使自己的教学资源不枯竭,就得不断地去“开发”,这就好比推着汽车走,就会越走越痛苦。而若将学生学习的动力看作是潜在的,教师就会把自己当作一个引导学生学习的人,即为汽车自身寻找动力机制,换句话说,就是开着汽车走。因此,激发学生内在的学习动机,开发学生自身的教学资源,才是有效开发教学资源的正确途径。


让我们看一看特级教师王崧舟老师教学《一夜的工作》时的一个片断。


师:同学们,读了、看了总理的一夜,假如请你用一个词来概括一下对总理这一夜的工作的最大感受,你用哪个词语?


生:这是“劳苦”的一夜。(师板书:劳苦)


师:这个词是书上的,但是我非常佩服你,这篇课文983个字,你独独注意了这两个字,可见你目光是多么的敏锐。老师想问你一下,你为什么不用“辛苦”这个词?


(师在“劳苦”后面板书“辛苦”。)


生:我觉得“劳苦”比“辛苦”应该更深一层。


师:你体会到的“更深一层”在哪儿呀?


生:因为“劳苦”的意思是又劳累又辛苦。


师:说得多好!


这里王老师利用学生找到“劳苦”一词的机遇,及时引出它与“辛苦”一词的区别,让学生在比较中把握两词之差别,可谓开发得巧,开发得好。


再看特级教师贾志敏老师教学生认识“郊”字的教学片断:


师:“郊”字是什么结构?


生:“郊”是左右结构,左边是“交通”的“交”,右边是“阝”。


师:对,但是这个字写起来左边和“交通”的“交”不一样,你看——(师板书“郊”字,把左边的“交”的最后一笔写成捺),出现什么情况了?


生:左右两边打架了。


师:对,所以左边的“交”字在“郊”字里最后一笔要写成“点”,就避免打架了。


(师涂掉右耳旁,重新写成“交”字)谁能把这个字加个偏旁组成新字,再组词?


生:加木字旁就是“学校”的“校”。


生:加反文旁就是“效果”的“效”。


生:加个“车”字旁就变成“比较”的“较”。


生:加个“口”字旁就变成“咬东西”的“咬”。


生:加个“犭”字旁就变成“狡猾”的“狡”。


生:加个单人旁就是“佼”。


师:是什么“佼”?


(生一时说不出)


师:(竖起大拇指)这个“佼”就指的是你,知道吗?


生:佼佼者


师:对呀!就是最出色的人,就像你一样。


简单的一个字,贾老师却两次在不知不觉中利用现场生成的资源,教会学生记住“郊”的字形,教会学生理解“佼”的字义,既教会了知识,又学习了做人。这些宝贵的教学资源在课堂中稍纵即逝,只有心中始终装着学生的人才能够捕捉到它。


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教育的技巧并不在于能预见到课的所有细节,在于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巧妙地在学生不知不觉之中做出相应的变动。”这种巧妙的“变动”,正是开发教学资源的最佳策略。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3 发表:2007-8-13 23:51:57 回复:2007-8-13 23:51:5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联系实际学寓言




小学语文课本里,选编了一些寓言故事。这些寓言故事大都情节简单,语言生动,形象鲜明,对发展学生的语言很有帮助。教学中,在了解故事内容的基础上,老师们往往会抓住寓言故事符合儿童心理这一特点,设计一些表演或讲故事的环节,让孩子们在实践中更深层次地理解故事所蕴含的哲理。


比如,在《自相矛盾》的教学中,有的教师就设计了表演的环节:一个学生演楚人(卖矛、盾的人),教师和其他学生演集市上围观的人。听了楚人自相矛盾的自夸,大家纷纷质问他、帮助他:


生:我要是买了你的盾,到底能不能被你的矛戳穿呀?


生:用你的矛戳你的盾,到底戳得穿还是戳不穿呀?


生:我看你的矛和盾都好不到哪去,快拿着这些破铜烂铁回去自己用吧!


师:瞧他那哑口无言的样子,快告诉他错在哪儿了!


生:你以后说话不要自相矛盾,相互抵触了。


师:那他以后不卖矛和盾了,做别的事情该怎么做呀?


生:你以后说话要先好好想想,别自己跟自己打架。


生:你以后说话要经过大脑,别前后抵触。


在《守株待兔》的教学中,有位教师设计了“课后讲故事”的练习,通过了解学生“打算把这个故事讲给谁”,帮助学生进一步联系实际,加深认识。


生:我要把这个故事讲给懒惰的人听,告诉他们就算天上能掉馅饼,那也是很偶然的,不能守株待兔。


生:我要把这个故事讲给表妹听,告诉她偶然不等于必然,劳动才能有收获。


在生动的表演和回答中,教师引导学生进一步理解了寓意。然而,皮亚杰说过:理解就是创造。应该说,真正的理解不但是能够解释知识,而且能够创造性地运用知识。小学生学习寓言,马上学以致用,恐怕有些困难,但教师要有这种“运用”的意识。比如,在教学《守株待兔》之后,教师可以给出以下几个实际应用的例子,帮助学生学习运用:



美国先后有7位总统毕业于哈佛,世界各地各行各业出类拔萃的人物中都有哈佛的毕业生。哈佛名气很大,所以它不像美国其他高等学府,在招生季节轰轰烈烈地做广告、开座谈会、发信件,让大家都去申请。也就是说,哈佛基本上是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等着好学生上门。(选自《新闻晚报》)



时下不少农民在种植品种的选择上,不管市场如何变化,总是抱定一个品种,好比"守株待兔",处于盲目状态,因为没有人能告诉他们种什么赚钱。(选自《农民日报》)



民警守株待兔,笨贼自己“入瓮”(《河南商报》网络版新闻标题)



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可以告诉学生,由寓言发展而来的成语,历经千年岁月的考验,至今仍活在我们的语言中,活在我们的笔下,其讽刺或指向的真正对象是现实社会中的类似事件。学习寓言,最重要的是理解寓意,而真正的理解,是要学会运用。



                                200552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5 发表:2007-8-13 23:56:32 回复:2007-8-13 23:56:32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不是表演惹的祸




喜欢表演,是儿童的天性,因为他们把表演当成一种游戏,可以在游戏中找到无穷的乐趣。语文教材较强的故事性和形象性,为培养学生的想象力,满足学生的表现欲提供了丰富的资源。表演或许可以促进阅读,阅读或许可以通过表演让学生获得成长的快乐。这是很多语文教师精心设计课堂表演环节,力图把阅读学习与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结合起来的初衷。


一位教师执教《秋天的雨》,在学习“动物准备过冬”一段时,老师说:“假如你就是小喜鹊、小青蛙、小松鼠,当秋雨来到你身边,告诉你冬天就要来临的时候,你会怎么说呢?”说着,教师扮作秋雨,走到孩子们中间——


师:“小喜鹊——,你在哪儿?”


生:“哎——,我在这儿哪!”


师:“你在忙些什么呀?”


生:……(生一时说不出,马上翻开书,边看边吱吱唔唔地回答。)


当教师又喊到小青蛙时,学生大体如此,因不能脱稿,只得照着书念。结果,不但回答结结巴巴,还没把“小青蛙”换成“我”,连人称也搞错了。


让学生把自己当成小喜鹊、小青蛙、小松鼠,把他们刚刚在课文中学到的语言,内化成自己的语言,并且经过转换,变成第一人称的自述,和教师进行交流。应该说,这个设计非常巧妙,即顺应了学生表演的天性,又训练了口语交际的能力,同时又是一种思维训练,是组织语言和表达能力的训练。然而,除了第一句每个孩子都能对答如流之外,对于“你在忙些什么”,学生就不能较好地回答了,而这,恰恰是教材中涉及的内容,也正是该设计预期的教学目标。


同样的情况在一位教师执教《太阳》时也显露出来。


当教师引导学生学完了太阳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内容后,安排了表演的环节。教师假扮后羿射日,当正要射下第十个太阳的时候,学生纷纷阻拦,说出“慢着!”“等一等!”“别射!”而当教师问“为什么不能射?”时,学生却哑口无言,连忙翻书,但一时难以组织好语言。这只是表演,果真去劝说后羿,恐怕第十个太阳早被射下来了。


这个教学设计很有创意,旨在通过表演让学生整合语言,把太阳与植物、动物、地球能源、气候……的密切关系牢记在心,并内化成自己的语言会表达、会运用。


然而,这样好的设计,为什么在课堂上都无法达成预期的效果,反而带来教学的尴尬呢?有人说,这是由于学生不适应这种新的学习方式造成的。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以上的教学案例,就会知道,其实不是表演惹的祸。


两位教师设计的表演,目的都指向阅读,指向深刻地理解文本内容,把握文本的内涵。这也是这两个表演设计的价值所在。其中,表演只是一种手段,怎样运用好这一手段,帮助学生更好地去读书,才是教师应该把握的。


教《秋天的雨》的那位教师,在发现第一个孩子答不好时,如果不马上叫第二个学生回答,而是给几分钟时间,让孩子们再潜心读读课文,想一想:如果自己就是小喜鹊、小青蛙,当秋雨那样来到我身边,向我提问,我又该怎样回答呢?这样一来,学生就会带着目标去认真读书,主动地去吸收书上的语言,并经过思维重组语言,从而完成内化,变成自己的语言,为运用做好准备。反之,课文的内容还不熟,还处于无意识记的状态,又如何能够自由运用呢?


课堂是学生表演的舞台,教师要当好导演,不但能够写出好的剧本,还需不断根据学情及时调整教学策略,使语文学习向着本来的目标靠近。表演如同给教学内容裹上了一层糖衣,但正如杜威所说:“如果注意力不曾直接作用于实际的材料,那么这些材料就不能为儿童所领悟,更不能在儿童的心目中起什么作用了。”


让我们向着语文本体的目标,让孩子们在角色的扮演中真正体验语文学习的乐趣吧。




200556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7 发表:2007-8-14 0:01:49 回复:2007-8-14 0:01:49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语文课也有“前奏”




通常,一节语文课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是教师如何引导学生学习阅读,但你有没有留意,一节好的语文课,多数会有一段“前奏”,为即将唱响的“主旋律”,先营造一个恰当的氛围,创设一个和谐的情境。正如一篇文章的引子,这“前奏”能否激发阅读的兴趣,全看教师有没有足够的功力了。


近日,听一位青年教师执教《美丽的镜泊湖》(京教版第四册),其举重若轻的“前奏”,令人耳目一新,畅然回味。


这是一篇描绘镜泊湖美丽景色的文章。课始,教师一边播放课件(蓝天中,一枚闪亮的宝镜随云浮动。)一边娓娓讲起镜泊湖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牡丹江畔住着一个美丽善良的红螺女。她有一面宝镜。哪里的人们有苦难,她只要用宝镜一照,便可以消灾灭祸。这件事传到天庭,引起王母娘娘的忌妒,她派天神盗走了宝镜。红螺女上天索取,发生了争执,宝镜便从天上掉了下来(这时课件中的宝镜从天而降,即将落在中国地图上的黑龙江省。)。你们知道这宝镜掉在哪儿了吗?


学生激动地抢答:是我国的黑龙江省。


此时,教师的讲述声情并茂:“这宝境掉下时,一震,你们瞧,它变成了什么?”(课件中出现了课文的插图——镜泊湖照片。)


此时的学生已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当听到老师问:“想不想和老师一起到美丽的镜泊湖去看一看”时,他们的那一声震耳欲聋的“想——”,是发自内心的渴望。


在不到一分钟的“前奏”里,教师补充的这段传说,不但给镜泊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激起了孩子们强烈的好奇心和阅读兴趣,而且通过课件演示,生动形象地帮助孩子们记住了镜泊湖的地理位置。同时,教师优美的语言,学生愉悦的学习情绪,更是为接下去的阅读学习,营造了和谐的氛围,调准了舒缓、抒情的调。


别小看这一分钟的“前奏”,对低年级的小朋友来说,他们对阅读的渴望和兴趣,他们对生动语言所产生的好奇,也许就从这里悄悄地起飞。


在特级教师于永正老师执教的《月光曲》一课中,我们也领略到这样的感动。


随着《月光曲》优美的旋律,大屏幕上打出贝多芬的画像,于老师随着乐声,深情地叙述:“一百多年前,德国有个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音乐只应当为穷苦人造福。如果我做到了这一点,该是多么的幸福。”他一生创作了许多著名的曲子。我们现在听到的这首,便是其中之一,叫《月光曲》。”


教师在乐声中板书课题——月光曲,然后接着说:“《月光曲》是怎样谱成的呢?这里面有一个动人的传说。(乐声停)请你们打开书,读读课文,说说课文主要讲了什么?”


这简短的几句开场白,不仅仅是对课文背景资料的恰当补充,更像一件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使听众不由入情入境,感受着教师诗一样的语言,感受着贝多芬纯洁、高尚的人格,也分享着音乐带给我们的一份感动。随着这样的“前奏”,带着这样的感动,哪一个学生不愿亲近文本,到那美丽的文字中去走一遭呢?


有人说,对于作曲家来说,最考功夫的是一段音乐的过门与前奏,它既不与主歌近似,又不能离题,还要帮助聆听者更好地进入音乐的内容。对于语文教师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赏课的一套方式或习惯,在这里,我只是想说,一节好的语文课,就像一只美妙的乐曲,除了主旋律之外,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欣赏和留意呢。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306 发表:2007-8-14 0:04:51 回复:2007-8-14 0:04:51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能否请梅林回答,以上前奏与下面的前奏有何不同?二者各基于怎样的教育思想?

定音锤——课前故事


上课尚未开始,我们就得祭起一种特殊武器:课前故事。然而大多数使用者并未得此招的精髓。


许多老师在上公开课前,为了让大家缓和一下紧张的心情,往往会先讲一个笑话或者故事。然而由于笑话与故事与课文本身缺乏有机的联系,使得这一招也就仅仅停留在有趣的层面,而未能使课堂因此丰厚起来。


其实课前故事若选择精当,处理巧妙,它能够成为课文学习的有效的“前奏”,而不仅仅只是课堂的点缀与修饰。


上公开课《儿子的旋律》,文章的主题是“结束,意味着新的开始”和“新老交替,继往开来”。于是我在上课前,用两三分钟时间介绍了那一年风行全球的畅销书《谁动了我的奶酪》,而书中小矮人哼哼与唧唧,小老鼠嗅嗅与匆匆的故事,讲的正是一个简单有趣的“结局……或者是新的开始”的故事。


上《斑羚飞渡》,我用的是这个:“假日到了,有个男人带着一家人――他的母亲,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去划船游玩。不料船翻了,全家落入水中。这家人中只有这个男人会游泳,而他的能力只能救一个人。请问:他该救谁?为什么?”


——就这样,一锤定音,众说纷纭的“斑羚飞渡”以一个“该先救谁”二难故事定格为一个“人类面临灾难时的选择”的人类寓言,使得整个课堂从一开始,就直接进入到探寻作者与读者背后的“集体无意识”的高度。


一般说来,课前的“同结构小故事”可以达到以下功能:


1.激发兴趣,吸引学生,让学生的注意力集中在我们将要讨论的“问题”上;


2.促使反思,引发我们对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与物进行深度思考;


3.使学生亲身介入到故事-问题场景中,这一点在《斑羚飞渡》一课的导入部分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学生“介入事件”的状态;


4.测试学生的理解能力,为教学的展开及控制下一问题或程序的难度提供依据;


5.最重要的,一锤敲定“基本主题”的方向,帮助参与学习者确定他的“原始立场”。


完整全文:


http://www.xinjiaoyu.com/bbs/dispbbs.asp?boardID=19&ID=1000&page=1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1 发表:2007-8-14 0:17:04 回复:2007-8-14 0:17:04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以下是引用干干在2005-5-8 12:03:00的发言:

能否请梅林回答,以上前奏与下面的前奏有何不同?二者各基于怎样的教育思想?


非常欣赏干老师的“课前故事”,体现了一个优秀语文教师的教学智慧。重新写这篇文章时,能让我再添上一个案例,借用一下您的两则精彩“前奏”吗?


我个人认为,课堂的前奏是进行课堂教学的第一步,是很重要的环节,不是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吗?好的“前奏”,不仅能激发学生的求知欲望,而且能够启发学生的思维,开发智力。如果说,我在文章中所举的两则案例重在激发学生的读书兴趣,那么您的“课前故事”,还在激起兴趣的同时更加注重思维的含量,更加能够引发学生联系生活进行深度思考,更加关注学生的成长。


不知我说的对吗?恳请干老师常来梅园做客,并多多赐教。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0 发表:2007-8-14 0:17:30 回复:2007-8-14 0:17:3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静下心来学语文






很怀念我中学时代的语文老师赵慧文女士。她五十多岁,身材矮小,稍胖,脸上还有几粒麻子,留着永远不变的齐耳短发。然而,听她上课,连最调皮的男生也不会开小差。她的声音好听极了,每一句话都那么富有感染力,总是能够抓住你的心。她常常娓娓道来,却绝不多一句话,也绝不少一句话,总能把你心中的期待,表达得准确到位,描述得淋漓尽致,让你随着她的情感,或忍俊不禁,或怦然心动,或潸然泪下。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酷爱读书。后来发现,那个时候读的书,竟然都是她在语文课上引用过、讲解过或是不经意中提起过的。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便以为,语文就像滋润心田的山泉,应坐在幽谷中静静地听。学习语言,好比听泉,而语文课堂,便是那山泉流过的地方。


遗憾的是,当我们走进小学语文课堂,却常被嘈杂与喧嚣扰得透不过气来。


一位教师执教《让我们荡起双桨》,刚刚读了课题,便让全班小朋友拍着手唱起歌来,而且纷纷走下座位,挤到讲台上唱,乱哄哄,昏昏然,还自以为进入了学习情境。


另一位教师执教《再见了,亲人》,让学生扮作志愿军、小金花、大娘……来体验送别场面,把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情谊,演得像儿戏,热热闹闹、嘻嘻哈哈。


如果说这样的“喧嚣”是直接作用在学生身上的话,那么另一种“喧嚣”,则是源自教师自身了。


曾听一位同行讲起某教师执教《十六年前的回忆》一课,该教师在讲到李大钊被捕一段时,让学生表演,并给“李大钊”戴上礼帽,给“特务”戴上大盖帽、墨镜,拿上玩具手枪。在引起哄堂大笑的一场荒诞剧之后,老师还嫌学生演得不到位,顺手从学生头上摘下一顶大盖帽戴在自己头上,端着玩具手枪,笑嘻嘻地过了一回特务瘾。


在一个教学研讨会上,某教师教学语言极为夸张,声音忽高忽低,激动处捶胸顿足,肢体动作极多。甚至在讲课中,当着学生的面,将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完全置教学内容固有的情感基调于不顾,肆意张扬个性,极尽表演之能事。挺深沉的一篇课文,却使学生不时捂嘴偷笑,令听课教师一阵阵汗毛直竖。


看到这种情景,不禁使人要问,如果我们的语文课到了靠如此“表演”来赢得喝彩,换取“轰动效应”的地步,那么又谈何教育功能?谈何科学性与艺术性呢?


如此种种,把语文课糟蹋得体无完肤。



曾有幸聆听哈佛女孩汤玫捷的英文演讲。能够抓住听众的,除了她充满智慧的演讲内容,还有她极高的语文素养。演讲中,她的仪表、动作、语音、语速,一切都那么令人舒服,使人深感现代社会的人才再不是“敏行纳言”,而是“敏行善言”。这也带给我们语文课堂以启发,那便是语文教师应以怎样的素养走进课堂,担起语文教育的使命。


至少,我们可以丢掉那些远离语文本体目标的荒诞的表演;至少,我们可以抛弃那些表面浮华、目中无人的做秀;至少,我们可以想起让我们爱上语文、爱上读书的那个理由,是不是如此的嘈杂与喧嚣。


还是让我们在那山泉流过的地方,静心听泉吧。语文老师,让孩子们潜心读书,静下心来学语文,是你的责任。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311 发表:2007-8-14 0:17:56 回复:2007-8-14 0:17:56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