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你可曾就读于泡桐树中学?郭 初 阳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你可曾就读于泡桐树中学?郭 初 阳

群组里,我被点名批评,说过要写点小文章怀念中学同学,却迟迟不下手,版主扣除了我的小红花,并称要越洋电话提醒,心中一直忐忑于美国时差,怕午夜凶铃突然响起。昨天因着一位朋友的竭力推荐,看吕乐《十三棵泡桐》,近两个小时的校园场景,将我拖回二十年前的中学时代。



二十年前,教工路也正在整修,翻出厚厚的黄泥,校门开在路边,天天都有状况:工人掘出一条冬眠的长蛇,被大胆的初中生甩来甩去;某处深坑有一瓦坛,口小腹大,内里满满的竟然是人骨,我的同桌李琛大概因为母亲是医生,毫无普通小孩的禁忌,无畏地取出一块,举在手中,围观的小孩,一哄而散;



校内呢?教学楼内昏暗而宽大的走廊,下课间急速奔跑而发生于拐角的碰撞;宣传栏贴出的优秀作文次日少了几页,早去的学生用作了如厕的手纸;第三帝国的崇拜,始于奶奶手工缝制的纳粹十字标记红色袖套,终于两则严厉的警告处分;似是青砖的灰色健身房,运动垫子上的尘积得很厚……



电影《十三棵泡桐》的中学,教室门油漆斑驳,走廊墙壁石灰剥落,逼仄的厕所一下课就拥挤不堪,不就是我的中学吗?然而这似乎是现在成都的某所普通高中(影片中高二①班举行了高考动员的家长会,然而从整体校园氛围来看,这更像是一所职高或技校);我的十三中生涯从1987年至1992年,初中高中的裂缝,正在街上有公交与坦克并行的1989年;导演吕乐生于可悲的1957年,他的中学当在七十年代的天津。90年代,70年代,50年代,我们的中学依次间隔二十年,这四十年的变化天翻地覆,吕乐说这本“青春无志片”,展现“两个不同的世界,不适合家长带孩子、爷爷带孙子去看。”我怀疑他这样说,也许是为了避免不同年代的人观看时共同的尴尬——



泡桐树中学,给出了超越代沟的几乎相同的中学感受,难以言表的暗处私隐。与其说是因为十五六岁少年记忆的相似,不如说是这中学的泡桐培植体制,一直没有发生质的变化。正如这条贯穿文一路文二路文三路的教工路,打开又合上,二十年后必定还会再来一次,只是苦了道路两旁无处腾挪的树木,与灰尘中眼巴巴的小店主。






影片的结尾又回到了开头的暴力场面,在全体广播操前被宣布开除出校的包京生,闯回教室未果,托女友何风向校长求情无效(如普通中学一样,校长无须出场,只是作为隐形人存在),笨拙地用刀挟持同学阿利,被特警一举击伤擒获。除了这次骇人的事件,恐怖与暴力处处都是,书包中暗藏的刀子,球场上冷不丁的绊脚,厕所里燃着长长导火线的一捆二踢脚,身为保安的父亲的被殴与殴打女儿,推搡与口角几乎天天都有。


这与20061219日《钱江晚报》A12版记载的杭州二中分校学生杀人事件,何其相似,文章题为《闹市区晚高峰 青年男子遇袭身亡》,这位青年男子实是杭二中分校的高二学生,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公园内,他被砍掉了头。


手头有一本《心灵瞬间》,作者何怀宏生于1954年,与吕乐属于同时代人,征引他关于中学片段的记录:



“然而,学校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学,大家只是白天念语录、开批判会、读报,晚上念语录、听‘新闻联播’,稍有几个刻苦者是在钻研六十年代初发表的批判苏联的‘**’。每天晚上九、十点钟,门就不断被踢开,那时,人们不习惯用手开门。


就寝前,好象是为了抵御室外的寒冷,房间里总会有一段热闹的时候:有时大家集中逗笑某一个人;有时两个人唇枪舌剑地斗骂,其他人添油加醋;还有的时候就动上手了,大家起哄,然后就跳出两个人来扭腰抱腿地摔上一跤,偶尔还摔成真的,这时就要有人上前解跤了;还有一些更粗鲁的玩笑或纯粹的恶作剧:几个人悄悄地接近某一个人,突然发一声喊,两个人拽手,两个人拽脚,让他的身体腾空,再冲上来一个人按住他的腹部,一起把他的屁股往地上重重墩几下;或者,谁不动声色藏起某一个人的东西,让他到处乱找,最后在他真要急眼的时候抛出,惹出哄堂大笑。并且,寝室中似乎还有一种无形中形成的舆论∶经得起这些玩笑才算一条‘汉子’,经不起的反而遭到鄙视。


……我曾经在我们那个省会的广场上目睹过一场血肉横飞的武斗,我及时爬到一根灯柱上,脚下的人们在挥舞着铁棒,广播车的喇叭被砸扁了,有人蒙着眼惨叫着倒下。


又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扒到窗子上看造反派审讯一个‘农民老保’,他被蒙上眼睛,被周围的人们狠打,打完又浇水喷醒,到傍晚的时候,我们看见两个‘走资派’被命令顺着柏油路拖着那个农民的尸体,扔到校外的树林子里去,据说那个农民也曾捅死过一个学生,是‘罪有应得’。


那时候,在一片狂热的‘革命’气氛中,带着一种要决定国家乃至人类命运的感觉,某一个人的生命和痛苦自然算不了什么。以这样的理由,就可以对别人做任何事情:审讯、侮辱、折磨、殴打……”






此地的教育为何是无用的?因为暴力中学只不过是暴力社会的小小缩影罢了,社会制度控制不变,指向未来的中学就积习难改。即便现在的中学较少**的惩罚,却依旧无法摆脱各种权力关系的控制,与更为精细的精神伤害,影片中全校整齐列队,安静地听校长广播训话,划一地做着广播体操,是校园中最为显性的控制呈现。“它们笼罩它,标明它,训练它,折磨它,迫使它执行任务,举行仪式,散发符号”。(福柯《规训与惩罚》)



现在的中学开始高谈爱的教育,暗行酷的教育,匮乏性的教育,遑论死的教育。答应给予孩童们的秘密知识,总是要拖到较晚的时候才能传授,初中时被告知要等到高中,高中等到大学,历经种种看似更为迫切其实徒然耗费精力的考试折磨,方能进入大学,等到大学毕业走出校门,恍然明白终于一无所获。


唉,即便在我的中学同学Yan Hui时隔多年的近期感慨中,中学教育的制度性创伤依旧在隐隐作痛:“如果时间能倒流,我要首先造反孙不二老师,藐视一些我厌恶的老师,然后花更多的时间看杂七杂八的书,藐视高考,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和我的好朋友谈天做梦……然后来一次早恋吧……哈哈哈。”



逼视中学暴力与压抑之内情的《十三棵泡桐》,原定于今年323日在北京、成都、重庆等地同步公映,但距离上映日还有两天,突然被禁,全线撤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结局了。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585 发表:2007-9-27 17:51:20 回复:2007-9-27 17:51:20
zzzxxc123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zzzxxc123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4-5-13
Re:
我是记的成都有个泡桐树中学,你不提我都忘了,呵呵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5 发表:2008-4-12 17:51:04 回复:2008-4-12 17:51:04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