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收藏的新诗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收藏的新诗






林中



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
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feet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1306 发表:2007-10-6 21:46:53 回复:2017-9-6 9:49:02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米沃什(Czesiaw Miiosz)诗选
 


米沃什(1911- ),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出版的诗集有《白昼之光》、《诗的论文》、《波别尔王和其它的诗》、《中了魔的古乔)、《没有名字的城市》、《太阳从何处升起,在何处下沉》、《诗歌集》等。





牧歌



微风在园中唤起一阵阵花浪,
就像那静谧、柔弱的大海。
浪花在绿叶丛中流逝,
于是又现出花园和绿色的大海。

翠绿的群山向大河奔去,
只有牧童在这里欢乐歌舞。
玫瑰花儿绽开了金色的花辨,
给这颗童心带来了欢娱。

花园.我美丽的花园!
你走遍天涯也找不到这样的花园。
也找不到这样清澈、活泼的流水,
也找不到这样的春天和夏天。

这里茂密的清草在向你频颠点头,
当苹果滚落在草地上时,
你会将你的目光跟踪它,
你会用你的脸庞昵它。

花园,我美丽的花园!
你走遍天涯也找不到这样的花园,
也找不到这样清澈、活泼的流水,
也找不到这样的春天和夏天。





歌谣
致耶日·安杰耶夫斯基



平地上立着一林灰色的树,
母亲坐在它小小的影子下,
她给煮熟的鸡蛋剥去了壳,
还慢慢喝着那瓶子里的浓茶。
她看见了一座未曾有过的城市,
它的城墙和古塔晌午时光亮闪烁,
母亲从墓地里回来,
望着那一群群飞翔的野鸽。

儿子呀!朋友已经把你忘记,
同学们谁都记不起你,
未婚妻生下了孩子,
她在夜里也不会想你,
他们在华沙建起了纪念碑,
可是却没刻上你的名字.
只有母亲,她活着的时候,在惦记你
你曾是那么可笑,多么幼稚。

加伊齐满身尘土,长眠地下,
他只活了二十二个年头;
今天他失去了眼和手,失去了心灵,
不知什么是春天,不知什么是严冬。
江河年年流下的冰块发出了叮当的响声,
一朵朵银莲花盛开在阴暗的林子里。
人们把野樱花充塞在瓦罐里,
聆听着杜鹃鸟是怎么算命。

加伊齐长眠地下,他任何时候也不会知道,
华沙战役失败,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曾战斗死去的那个街垒,
已被这破裂的双手拆掉。
大风吹来.卷起一阵红色的尘土,
大雨过后.夜莺也唱完了它的歌,
泥瓦匠在白云下高声吼叫,
他们盖起了许多新的房屋。

儿子呀!有人说,因为你曾捍卫这不善的事业,
你应当感到耻辱
可我不能和你谈话.
我什么也不知道,让上帝判决!
你手中萎谢了的花已落入尘屑。
我的独生子呀,请你原谅!
在这大旱的年头,时间不多了,
我到你这里来,还要从这么远的地方把水送来。

母亲在树下理好了头巾,
天上鸽子的翅膀闪闪发亮,
她沉思遐想.四处张望,
她暂见宇宙太空这样遇远,遥远,
她看见电车正住城里跑去,
还有两个年轻人在后面追赶,
母亲在想,他们能够走上,还是赶不上?
他们赶上了电车,在车站坐上了电车。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70 发表:2007-10-11 20:11:36 回复:2007-10-11 20:11:36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黎明时我向窗外了望,
见棵年轻的苹果树沐着曙光。

又一个黎明我望着窗外,
苹果树已经是果实累累。

可能过去了许多岁月,
睡梦里出现过什么,我再也记不起。

陈敬容 译


偶然相逢


黎明我们驾车奔驶在冰封的大地上,
有如红色的鸟儿在黑暗中展翅飞翔。

猛然间一只野兔在路上跑过,
我们之间有人用手指点。

那是很久以前。而今——
那野兔和挥手的人都已不在人间。

啊,我亲爱的人!
他们在哪儿?他们去向何方?
那挥舞的手,那风驰电掣的奔驶,
还有那沙沙滚动的鹅卵石?
我问你们,并非出自悲伤,
而是感到纳闷,惊惶。


艾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523 发表:2007-10-11 20:13:19 回复:2007-10-11 20:13:19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没有意义的交谈


——我的过去是一只蝴蝶愚蠢地跨海航行。
我的未来是一座花园,厨子在里面割开公鸡的喉咙。
我得到什么,以我全部的痛苦和反抗?
——把握瞬间,即使一秒钟,当它优美的外壳,
两只交叠的手掌,缓缓张开
你看到了什么?
  一颗珍珠,一秒钟。

——在一瞬间,一颗珍珠里面,在那颗从时间中解脱的星中,
你看到了什么,当变幻的风停歇?

——地球,天空和海洋,满载货物的船只,
洒满露珠的春天黎明和遥远的公国。
在充满宁静光辉的奇异陈列中
我观看却并不渴望,因为我已得到了满足。


张曙光 译


消息


关于地球文明,我们将说些什么?

它是用浅蓝色玻璃铸成的鲜艳球体,
有一条保持卷曲和舒展的闪亮而清澈的细线。

或者说它是一排旭日图案的宫殿
巨大的门在苍穹急遽升起
它的后面走着一个没有面孔的怪物。

于是每天都在抽签,无论谁抽中
将作为祭品走过那里:老人,孩子,年轻的少男和少女。

或者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说:我们生活在金羊毛里,
在一片虹的网里,在一片云茧中
悬挂在一棵银河树的枝干上。
而我们的网用符号织成,
作用于耳目的神秘符号,爱情的指环。
一种在内心回响的声音,塑造我们的时代,
我们的轻快,颤动而婉转的语言。

我们根据什么才能编织成界限
在内与外,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如果不是根据我们自己,我们温暖的呼吸,
以及唇膏,薄纱和棉布,
根据寂静得使世界死亡的心跳?

或许我们对地球文明无话可说。
因为没人真正知道它是什么。


张曙光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56 发表:2007-10-11 20:14:09 回复:2007-10-11 20:14:09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诱惑


我在星空下散步,
在山脊上眺望城市的灯火,
带着我的伙伴,那颗凄凉的灵魂,
它游荡并在说教,
说起我不是必然地,如果不是我,那么另一个人
也会来到这里,试图理解他的时代。
即便我很久以前死去也不会有变化。
那些相同的星辰,城市和乡村
将会被另外的眼睛观望。
世界和它的劳作将一如既往。

看在基督份上,离开我,
我说,你已经折磨够我。
不应由我来判断人们的召唤。
而我的价值,如果有,无论如何我不知晓。


张曙光 译


那么少


我说得那么少。
日子短促。

短暂的白昼。
短暂的夜晚。
短暂的岁月。

我说得那么少。
我不能继续说下去。
我的心滋生着疲倦
由于喜悦,
失望,
热情,
希望。

海中巨兽的颚骨
紧咬着我。

赤裸着,我躺在荒岛的
岸上。

世界白色的鲸鱼
把我拖向它的深渊。

现在我不知道
在一切中什么是真实。


张曙光 译

选自一瓢居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85 发表:2007-10-11 20:14:54 回复:2007-10-11 20:14:54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使命


在畏惧和颤栗中,我想我会完成我的生命,
只当我促使自己提出公开的自白书,
揭示我自己和我这时代的羞耻∶
我们被允许以侏儒和恶魔的囗舌尖叫,
而真纯和宽宏的话却被禁止;
在如此严峻的惩罚下,谁敢说出一个字,
谁就自认为是个失踪的人。

杜国清 译



应该,不应该


人不应该喜爱月亮。
斧子不应该在他手上失去重量。
他的院子应该有烂苹果的味道,
且长满相当多的□麻。
一个人说话时不应该使用他感到亲切的字眼,
否则撬开种子,发现里面是什么。
他不应该掉下一点面包屑,或向火中吐唾沫
(至少我在立陶宛是如此被教的)。
当他踏在大理石阶上,
乡下佬,他可能使劲儿用长统靴将它铲除,
如在提醒∶石阶并不是永久存在的。

杜国清 译



教训


自从在那低檐的屋子里,
城里来的医生剪断脐带,
而白霉斑斑的梨子
静躺在繁茂的草窝里那瞬间,
我就在人类的手中。他们可能勒死
我最初的啼声,以巨大的手绞死
我那激起他们恻隐之心但毫无防御的喉咙。

从他们那儿我接受草木鸟兽的名字,
我住在他们的家乡,不太荒凉,
不太耕作,有田,有牧场,
也有水在停泊于棚屋后的船中。
他们的教训,的确,遇到在我心中
深处的障碍,而我的意志黯然,
不太依从他们或我自己的意图。
其他的人,我不认识或只知道名字,
在我里面踱步,而我,惊惧之下,
在我心中听见上了锁而摇摇欲坠的房间,
人们不该透过钥孔窥视的房间。

他们对我无关重要--卡兹米耳,雷荷里,
或者艾米丽亚,或者玛嘉丽塔。
但是我不能不自己一个人重犯
他们的每个缺点和罪孽。这使我感到屈辱。
因此我想大声叫喊∶我之不能成为我所想望的
与我之成为现在的我,都不能不责怪你们。

阳光常落在我书中的"原罪"上。
而且不只一次,当中午在草中嗡嗡作响,
我在想像他们中那两个,以我的罪,
踩踏一只黄蜂,在伊甸园的苹果树下。



希腊肖像


我的胡子稠密,我的眼睑半掩着
眼睛,正像那此知道可见之物的
价值的人。我保持缄默,这正适合
学到"人心比人言含蓄更多"这点的人。
我抛弃了故乡,家园与公职。
并非我在追求利益或冒险。
我并非陌生人在船上。
我平凡的脸,税务员、商人
或军人的脸,使我成为人群中的一个。
亦非我拒绝对地方神祗表示
适当的敬意。而且我吃别人吃的东西。
这些将足以说明关于我自己。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72 发表:2007-10-11 20:16:13 回复:2007-10-11 20:16:13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幸福


多暖的光自那明亮的海湾,
桅樯,像云杉,缆索的静息,
在晨霭中。那儿,溪水潺潺
入海,在小桥边 一管长笛。
远处,在古代废墟的拱门下,
你看见一些走动的细小身影。
一个戴着红巾。有树,
城壁以及山峦在清晨时。

杜国清 译



鹊的本性


一样而又不太一样,我走过橡树林,
惊讶于我的诗神,内摩莎妮,
竟一点也没减少我的惊讶。
一只鹊在尖声叫,我说∶鹊的本性?
什么是鹊的本性?我永远无法达到
鹊的心,嘴上的毛鼻孔,正当下降时
一再更换的飞姿,
因此我将永不了解鹊的本性。
然而假如鹊的本性并不存在,
我的本性也不存在。
谁会猜想到,几世纪之后,
我会又创出关于普遍原则的争论?

杜国清 译



宣判


什么构成了手的训练?
我将说出什么构成了手的训练。
有人怀疑抄写记号可能错了,
可是手只抄写它所学到的记号。
然后它被送到墨渍和乱涂的学校,
直到它忘了什么是优雅。因为甚至蝴蝶的记号
是一囗当中盘绕着毒烟的井。

也许我们应该将它描绘以鸽子
以外的样子。像火,嗯,但那是我们无能为力的。
因为当火在壁炉上消耗干柴,
我们在火中寻找眼睛和手。那么把它画成绿吧,
一切歆蒲的剑叶,在草地的步桥上,
奔跑,以他那赤脚的重步声。或在空中
吹着桦树皮的喇叭,那么大声,在那更远的下边,
竟随那爆声滚落了一群小官员,
他们的制服钮扣解开而他们女人的梳子
迸飞如斧子砍击时的碎片。

仍然这是太大的一个责任∶将灵魂
从注意蜂鸟、椅子与星辰的主意,这种生活的地方诱回。
将他们监禁在非此即彼之内∶男性,女性,
于是他们在分娩的血中醒来,哭泣。

杜国清 译



什么意思


它不知道它闪闪发光,
它不知道它飞翔,
它不知道它是此非彼。

而且,越来越常,目瞪囗呆地,
"高乐"牌香烟将熄灭,
对着一杯红酒,
我沉思是此非彼的意义。

正像颇久以前,当我二十岁。
但那时有个希望,我变成什么都可能,
或许甚至是只蝴蝶或画眉,藉着魔术。
现在我眼见灰蒙蒙的地方道路
和小镇,那儿的邮政局长每天喝醉,
由于悲哀,只能对自己保持本来面目的悲哀。

唉,但愿天上繁星围绕着我。
但愿万事一再以这种方式发生∶
所谓的世界反对所谓的肉体。
假如我至少反抗我的矛盾。我不。

杜国清 译



密特堡根


葡萄酒沉睡在莱茵的栎木桶里。
我被密特堡根的葡萄园中一个教堂的
钟声唤醒。我听见一道小泉
幽幽地流入庭院的井里,木鞋的
得得声在街上。菸草凉干
在屋檐下,而耕犁与木轮,
山坡与秋,与我同在。

我一直将眼睛闭着。不要催我,
你,火,权力,威势,因为时间还早。
我活过了多年岁月;正如在这半梦中,
我感到我正在到达移动的边境,
越过那儿,颜色和声音成为真实,
而这世上的事物连接在一起。
且不要强迫我张开嘴唇。
让我相信我将会到达。
让我流连在这里,密特堡根。

我知道我应该。他们与我同在,
秋与木轮与菸草悬挂在
屋檐下。这里,到处
都是我的乡土,不论转到哪儿,
不论用什么语言,我都听见
小孩的唱声,情侣的交谈。
比谁都快乐,我将收到
一瞥眼光,一个微笑,一颗星,以及膝间皱摺的
绸衣。宁静,观看,
我将走在白日柔光中的山丘上,
眺望水色、城市、道路、风俗。

火、权力、威势、你呀,抓住我
在你的手掌中,那手上的皱纹
有如南风所梳理的
巨大峡谷。你呀,赐与肯定,
在恐惧的时刻,怀疑的时期。
为时尚早,让葡萄酒成熟吧,
让旅人沉睡在密特堡根吧。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88 发表:2007-10-11 20:17:34 回复:2007-10-11 20:17:34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波庇耶王


波庇耶,波兰史前传说中的
国王,据说被一个大湖中
他的岛上那些老鼠
吃掉。

诚然,这些并非像我们的罪行。
那全是关于菩提树干刻成的独木舟,
以及一些海狸毛皮。他统治沼泽,
那儿麋鹿在严霜的月下发出回声,
而山猫在春天走向干竭的河边低地。

他的栅栏,他的木材堡垒以及城楼∶
夜之众神的鳍所建筑,
能被水面那边隐藏的猎人看见,
而他不敢用他的弓推开树枝。
直到他们中的一个带着消息回来。风追过深水,
将最大的船,空的,赶入灯芯草中。

老鼠吃掉了波庇耶。镶满钻石的王冠,
他后来才得到。而遗留给他,永远消逝的他,
库房里存有三枚哥特硬币
与铜条的他;遗留给他,逃掉了的他,
没有知道在哪儿,带着他的儿女和女人的他∶
伽利略、牛顿和爱因斯坦将陆地和海洋
遗留给他。因此长久世纪以来,
他可以在王座上用小刀磨亮他的标枪。

杜国清 译



无常


我应该叙述有时我如何改变
我的诗观,如何我竟会
认为自己今天是古代日本
许多商人和工艺人之一,
他们安排诗句,吟咏樱花
菊花以及明月。

只要我能描述威尼斯的妓女们,
当她们在凉廊以一根细枝戏弄孔雀,
而从锦缎,他们腰带的珍珠中,
释放出沉重的乳房以及红红的鞭痕,
在扣紧的衣服标示腹部的地方,
一如西班牙的船长所见那么生动,
当他那天早上满载黄金上岸;
只要我能为她们那悲惨的骸骨,
在门上有油腻污水舔着的墓地,
找到一句话,比她们最后使用,
在墓碑下腐朽,幽单地盼望着光的
梳子,更持久的一句话,

那我就不怀疑。从无可奈何的事物中
能收集到什么?什么也没有,至多是美。
因此樱花对我们必然是足够的,
还有菊花以及明月。

杜国清 译



河流越来越小


河流越来越小。城市越来越小。而美好的庭园
显出我们从前未曾见过的∶残叶和灰尘。
当我第一次游过湖水,
它似乎无涯,假如我最近到那儿去,
它就会像个洗脸盆,
介乎冰河后的岩石与桧木之间。
哈利纳村附近的森林从前对我是原始的,
发散着最后但在最近被杀的死熊的气味,
虽然耕地仍可从松树间看见。
过去是个人,现在是统一模型的一个花样。
意识甚至在睡眠中改变原色。
我脸上的特征溶化,如腊人在火中。
而在镜前谁能对人类的一张脸表示赞同?

杜国清 译



致雷杰·饶 (Raja Rao)


雷杰,要是我知道
那病的原因就好了。

多年来我无法接受
我在的地方。
我觉得我应该在别的地方。

城市,树木,人声
缺少现存的性质。
我要靠继续前进的希望活下去。

在别的地方有一个真正现存的城市,
真正的树木,声音,友谊和爱情。

你愿意的话,
将我濒临精神分裂的
特殊病例,与我文明的
救世主的希望,连在一起吧。

在暴君统治下不自在,在共和政体下不自在;
前者我渴望自由,后者,渴望贪污绝迹。
在我心中建立永久的"都市"
永远免去不必要的奔忙。

我最后学会说出∶这是我的家。
这里,在海上落日的热红煤块之前,
在面对着你们亚洲海岸的海岸上,
在适度腐败的伟大共和政体下。

雷杰,这并没治愈
我的罪过和羞耻。
不能成为我应该成为的
一种羞耻。

我自己的形象
在墙上变得庞然巨大,
而靠着它
我那可怜的影子。

这样,我终于相信
"原罪"∶
这只是自我最初的
胜利而己。

受到自我折磨,它的哄骗
你知道,我给你一个现成的论据。

我听你说,解放是可能的,
而且,苏格拉底的智慧
与你们头头的智慧相等。

不,雷杰,我得从我是什么开始。
我是在我梦中出现,向我
揭示我的秘密本质的那些怪物。

假如我有病,这毫不证明
人类是健康的动物。

希腊不得不失败,她那纯洁的心,
只有使我们的痛苦更加剧烈。
我们需要在我们脆弱时,
而不是在至福的荣耀时,爱我们的神。

无助的,雷杰,我的本份是痛苦
挣扎,落魄,自爱与自恨,
为"天国"祷告
以及阅读帕斯卡。

附注∶雷杰·饶(Raja Rao, 1908- )∶印度作家,主要作品以英文写作。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505 发表:2007-10-11 20:19:10 回复:2007-10-11 20:19:1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而城市屹立于光辉灿烂中当数年后我回去


而城市屹立于光辉灿烂中当数年后我回去。
而生命逐渐耗尽,罗特勃夫或维雍的生命。
子孙,已经诞生,在跳着他们的舞。
女人照着用新的金属做成的镜子。
一切是为了什么,假如我不能说话。
她站在我上面,沉重,像在轴上的地球。
我的骨灰放在小酒馆台下的罐子里。

而城市屹立于光辉灿烂中当数年后我回去。
回到我的家,在一个花岗岩博物馆的陈列柜中,
与睫毛油,乳色玻璃瓶,
以及埃及公主的月经带陈列在一起。
只有用金盘锻造的太阳,
在渐暗的镶木地板上从容不迫的脚步声吱吱作响。

而城市屹立于光辉灿烂中当数年后我回去。
我的脸用外套覆盖,虽然可能还记得
我欠债没还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仍活着,
我的耻辱并非永久,卑鄙的行为将被原谅。
而城市屹立于光辉灿烂中当数年后我回去。

附注∶
罗特勃夫(Ruteboeuf)∶约于1254至1285年间活跃的诗人。
维庸(Francois Villon, 1431-?)∶15世纪法国诗人。

杜国清 译



赞歌


你我之间没有别的。
没有从大地深处汲出汁液的植物,
没有动物,没有人,
也没有在云间走动的风。

最美的形体像透明的玻璃杯。
最猛烈的火焰像水,洗濯旅人疲惫的脚。
最绿的树像铅,盛开于夜深。
爱是焦干的嘴唇吞下的砂子。
恨是献给渴者的盐水壶。
流下去吧,河水;举起你的手,
城市我,玄土的孝子,将回到玄土,
有如我的生命未曾有过,
有如创造语言和歌曲的,
不是我的心,不是我的血,
不是我的寿命,
而是未知的,不具人格的声音,
只有波浪的拍击,只有风的合唱,
以及高大的树木
摇摆的秋姿。

你我之间没有别人,
而赐与我,以力量。
白色山脉吃着地上的草原,
向海,他们走去,他们的海浜胜地,
新而又新,每天太阳倾过
小河阴暗的幽谷,我诞生的地方。
我没有智慧,没有技能,没有信仰,
但我获有力量,它扯破了世界。
我将碎裂∶一个大浪,冲向它的海岸,
而年轻的浪将淹去我的痕迹。黑暗哟
沾染了黎明的第一道闪耀,
像从被破开的野兽中取出的肺脏,
你在摇动,你在下沉。
有多少次我曾与你浮沉,
在夜半木然不动,
听见你那吓得发抖的教堂上的某种声音;
松鸡的叫声,石南的飒响在你里面潜行,
而两个苹果在桌上发亮,
或者,打开的剪刀在闪耀
而我们是一样的∶苹果,剪刀、黑暗与我
在同样不变的
亚述、埃及和罗马的
月光下。
季节来了又去,男女交媾,
小孩在半睡中让他们的手跑过墙,
且以口水沾湿的手指画着土地。
形体来了又去,像似无敌的东西,崩溃。

然而,在兴起自海上的"众邦"中,
在遭受毁坏的街道中 那儿有一天
坠落的行星造成的山峦将朦胧出现
反抗已成过去与将成过去的一切,
青春卫护它本身,严厉如太阳尘,
既不爱上善,也不爱上恶,
一切打滚在你无边的脚下,
因此你可以压碎它,因此你可以践踏它,
因此你的呼吸转动轮子,
而脆弱的结构随转动而震颤,
因此你给它饥饿而给别人酒、盐和面包。
号角的声音尚未被听到,
呼唤着离散者,那些躺在山谷里的人。
冰冻的地上还没有最后的马车的辚辚声。
你我之间没有别的。

(1934)

杜国清 译



夫妇雕像


你的手,吾爱,现在冰冷。
天上穹窿最纯粹的光,
烧穿了我,而现在我们
像寂静的两片平原躺在黑暗中,
像冻河的两道黝黑的河岸,
在世界的深壑中。

我们往后梳的头发雕刻在木头上,
月亮走过我们乌木色的肩膀。
远方的黎明,夜经过,静寂。
丰润的是爱的旋律,枯萎的,妆奁。
你在何方,住在何种时间的深处,
吾爱,逐步走下怎样的深渊,
说吧,何时我们无声嘴唇的冰霜,
能不阻挡对神圣火焰的接近?

在云的,泡沫的,银色的森林中,
我们活着,触抚着我们脚下的土地。
而且我们挥动着黑色节杖的大权,
以赢得忘却。

吾爱,你的胸脯被凿子刻穿,
对它过去的事一无所知,
对破晓时的云霞,天亮时的愤怒,
春天时的阴影,它都毫无记忆。

而你引导我,像从前天使引导
托拜亚斯,走到伦巴底的赭色沼泽。
可是有一天到来,当一种迹象使你惊吓,
一种金科玉律的圣伤。

以尖叫,握住不动的恐惧在你的纤手,
你跌入安放骨灰的坑里,
那儿,北方的枞树或意大利紫杉,
都不能保护我们古老的情人床。

过去怎样,现在怎样,未来怎样
我们充塞这世界以我们的叫喊和呼唤。
黎明回来了,红月已落,
我们现在知道了吗?在一艘重船上。

一个舵手来了,抛下丝绳,
将我们彼此紧紧绑住,
然后他在朋友,过去的敌人,身上
倾泻一把雪。

(1935年)

附注∶
托拜亚斯(Tobias)∶见旧约外内托拜亚书。托拜亚斯的父亲托比特,是虔诚的犹太人,目盲,请求上帝拿去他的生命。上帝听见祷告,派大天使拉菲尔去帮助。他父亲叫他到远地城市做生意,年轻的托拜亚斯和他的狗,由拉菲尔(化装成年轻人)引导到莎拉家中。(她受恶魔伤害,七次结婚,七个丈夫都在结婚日被害,求神赐死)他们结了婚,回到父亲家中,治愈了父亲的眼睛。
金科玉律∶指中庸之道,或指耶稣的金言∶"己所欲,施于人"。
圣伤∶指圣者身上颇似耶稣受难钉痕之伤痕,引申为记痕,特征,耻辱,瑕疵。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59 发表:2007-10-11 20:43:35 回复:2007-10-11 20:43:35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创造日


当,一旦纠缠于两脚的动作,
骑脚踏车的人们在公路上转弯时倾身,
于小孩般的玫瑰色的大气中,
而一切为别的形状而准备,
为非凡人的脚的轮廓,

当,掠过晨雾以两脚的飞驰,
他们在清晨进入某个人类的城市,
而郊外的向日葵冲过薄雾,
而白杨的幽灵在空中轻快舞动,

那时,一个农妇弯曲在筐子下,
在破晓时刻走着,穿过人群,
那些看不见的居民,他们的楼房,
是不会被她的眼睛发现的。

只要提起你的手触抚一个人的
脸颊就够了,只要找到一件绸缎服装,
只要认识古老日子的一个微笑,
一条像泡沫的锁链,一个镶贝的梳子。

一个男巫,拿起魔杖或凿子,
叫道∶变从空中带来
具有不动速度的一辆四马拉的马车,
或者,一个雨水刺穿的铜臂。

而在曾有一圈白色空间的地方,
现在微红的小火焰来回跑动。
那空气由于被碰到而变得那么浓,
竟至一层又一层变为瀑布。
它们旋转,硬石般的花朵的螺旋,
整个大地发散出如春天的闪电气味。
魔杖,凿子从你们手中落下。灭亡。

太迟了。一个无拘束的合唱推进。
芦笛的横列,灵巧手指的横列。
旗烟低拍在那上面。
深渊被触及而现在逐渐消逝。
为了小巧如玩具的历史的缘故,
向着悲痛如命运的男巫的劫数。
而露水沾湿的纪念碑将在广场闪耀。

于是脚的飞驰掠过破晓时刻,
也有一个农妇带着筐子,
而向日葵摇曳在薄雾上。
现在另一个人叫你进去,
现在另一个人召唤你,
而你同时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杜国清 译


尾声


因此是你的命运挥动你的魔杖,
唤醒暴风雨,冲过暴风雨的中心,
暴露纪念碑像灌木丛中的巢,
虽然你曾想要的只是摘一些玫瑰。

杜国清 译



献辞


我无法拯救的你们,
请听我说。
尽量了解这个简单的讲词,因我会对另一个感到羞耻。
我发誓,我身上毫无言语的魔术。
我对你们说话,以沉默如云或树。

使我坚强的对你们却是致命的。
你们将一个时代的告别与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混在一起,
将憎恨的灵感与抒情的美,
将盲目的武力与完成的形象。

这儿是波兰浅河汇流的河谷。而一座巨桥
伸入白雾。这儿是一个破城,
而风将海鸥的尖叫投在你们的坟上。
当我在跟你们说话时。

不能拯救世界或人民的
诗是什么?
官方谎言的共谋,
喉头即将被割的酒鬼之歌,
大二女生的读物。
我要好诗而对它并无了解,
最近我发现它那有益的目的∶
在这点,只在这点,我找到了救赎。

他们从前将玉米或罂粟的种子撒在坟上,
去喂化成鸟儿回到人间的亡魂。
我将此书呈献在此给曾经活过的你们,
因此你们永远不致再来骚扰我们。

(华沙,1945)

杜国清 译


市民之歌


一块岩石在海底深处,目睹了海水枯竭,
而亿万白鱼在痛苦中跳跃,
我,可怜的人,看见众多见腹的民族,
没有自由。我看见螃蟹以他们的肉为食。

我曾目睹"众邦"的没落与种族的灭绝,
国王与皇帝的逃亡,暴君的权力。
我现在,这个时候,可以说∶
我 存在,而一切灭亡;
可以说∶活狗胜于死狮子,
如圣经所说。

一个可怜的人,坐在冷椅上,按着眼睑,
我叹息,沉思星空,
沉思非欧几里得空间,沉思阿米巴及其伪足,
沉思白蚁高起的土墩。

走路时,我睡觉,睡觉时,我梦见现实,
被追逐而且满身汗水,我逃跑。
在耀眼的曙光掀开的广场上,
在被炸落的大理石门的残迹下,
我经营伏特加和黄金。

然而,我时常如此接近,
我深入金属的核心,地球的、火的、水的灵魂。
而未知揭开它的脸,
如夜之展现,宁静,映照着潮水。
光泽的铜叶花园招呼我,
那些,你一碰就消失。

而且如此接近,就在窗外 世界的玻璃暖房,
那儿,小甲虫加蜘蛛等于行星,
那儿,漫游的原子突然起燃于土星,
而,附近,收割的庄稼人饮用冷壶,
在焦热的夏天。

这就是我曾想要的,仅此而已。在我当年,
像年老歌德站在大地的面前,
且认识它,使它和解∶
与我建立的工作,一座森林城堡,
在变易不居的灯光与短暂阴影的河上。

这就是我曾想要的,仅此而已。因此,谁
是有罪的?谁剥夺了我的
青春与成熟的岁月?谁将我的
华年掺入恐怖?是谁,
不管怪谁,是谁呀,上帝?

而我只能沉思关于星空,
关于白蚁高起的土墩。

(华沙,1942)

杜国清 译



一个的可怜的基督徒对犹太人区的看法


蜜蜂聚绕着红肝。
蚂蚁聚绕着黑骨。
已开始∶撕裂,踩踏丝织品,
已开始∶打破玻璃、木头、铜、镍、银、泡沫,
打破石膏、铁板、琴弦、喇叭、叶子、球、水晶饰品。
呸磷火从黄壁上
吞噬了动物和人的毛发。

蜜蜂聚绕着肺窝,
蚂蚁聚绕着白骨。
撕破的是纸、橡皮、被单、皮革、亚麻布,
纤维、织品、赛璐珞、蛇皮、铁丝。
屋顶和墙壁崩塌于火焰而热气占领地基。
现在只有大地,多砂,被踩碎,
与一棵无叶的树。

慢慢地,挖着地道,一只卫护的鼹鼠在摸索前进,
额上系着一盏小小的红灯。
他碰到埋葬的尸体,数一数,继续推进,
他辨别人的骨灰,以其发亮的气氲,
辨别每一个人的骨灰,以不同部分的光谱。
蜜蜂聚绕着红迹。
蚂蚁聚绕在我尸体所遗留的地方。

我怕,我真怕那只卫护的鼹鼠。
他的眼睑臃肿,像一个主教
久坐在腊烛光下,
阅读物种的大书。
我将告诉他什么呢?我,一个"新约"的犹太人,
两千年来等待着耶稣的再度来临?
我破碎的尸体将把我送到他眼前,
而他将把我算进死神的助手之一∶
不受割礼者。

(华沙,1943)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77 发表:2007-10-11 20:44:48 回复:2007-10-11 20:44:48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咖啡馆


只有我劫后余生,
活过咖啡馆里那张桌子,
那儿,冬天中午,一院子的霜闪耀在窗玻璃上。
我可以走进那儿,假如我愿意,
而在凄冷的空中敲着我的手指,
召集幽灵。

以不信,我触抚冰冷的大理石,
以不信,我触抚我自己的手。
它--存在,而我--存在于活生生的变易无常中,
而他们永远锁在
他们最后的话,最后的一瞥中,
且遥远如发兰廷尼安皇帝,
或者马萨给特的酋长们--关于他们,我一无所知,
虽然才经过不到一年,或者两三年。

我可能仍在遥远北方的森林中砍树,
我可能在讲台上说话或拍电影,
使用他们闻所未闻的技术。
我可能学尝海岛水果的味道,
或者穿着这世纪后半叶的盛装照相。
但是他们永远像某些巨大百科全书中,
穿着礼服大衣和胸前有花边皱摺花纹的半身像。

有时当晚霞漆染贫穷街上的屋顶,
而我凝视着天空,我在白云中看见
一张桌子晃动。侍者带着盘子急转,
而他们望着我,暴出笑声,
因为我仍然不知道在人手中死去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知道,他们知道得很呢。

(华沙,1944)

杜国清 译


可怜的诗人


最初的动作是歌唱,
一种自由的声音,充塞山谷。
最初的动作是喜悦,
但它已被攫去。

既然岁月已经改变了我的血,
而成千的行星系统在我肉体中生生死死,
我坐着,一个灵巧而愤怒的诗人,
眼睛斜视,满怀恶意,
手中,掂量着笔,
我密谋复仇。

我掌握着笔而它长出枝叶,满覆着花朵,
而那树的气味是莽撞无礼的,因为在那现实的地球上,
并不长有这种树,而那树的气味,
对受苦的人类,像是一种侮辱。

有些人避难于绝望,它甘美
如强烈的菸草,如在虚无时喝醉的一杯伏特加。
其他的抱着蠢人的希望,玫红如淫艳的梦。

另有一些人在爱国的盲目崇拜中找到安宁,
它可以维持很久,
虽然并不比十九世纪维持得更久。

然而给我的却是一种冷嘲热讽的希望,
因为自从睁开眼睛,我只看见火光、大屠杀,
只见背信、侮辱,以及吹牛者可笑的羞耻。
给我的是对别人与对自己复仇的希望,
因为我是个了解它、
而不为自己从中取利的人。

(华沙,1944)

杜国清 译



郊区


拿着牌子的手掉下
在热沙上。
转白的太阳掉下
在热沙上。
特德做庄家。特德现在发牌。
阳光刺穿一副黏牌,落入热沙。

烟囱的碎影。薄玻璃。
更远些,以红砖打开的城市。
褐色堆,纠缠在车站的铁丝网。
铁锈斑斑的汽车的干肋骨。
一个土坑闪耀。

一个空瓶子埋在
热沙里。
一滴雨扬起飞尘
自热沙上。
杰克做庄家。杰克现在发牌。
我们玩,七月和五月一再经过。
我们玩了一年,我们玩了第四年。
阳光倾泻在我们变黑了的牌上,
落入热沙。

更远些,以红砖打开的城市。
一个犹太人房子后面的孤松。
散漫的脚印和平原往上直到尽端。
石灰的落尘,四轮马车在转动,
而在马车里,有人在哀声恸哭。

拿起曼陀林吧,以曼陀林
你将弹出一切。
嘿,手指,琴弦。
这么好听的歌。
不毛之地。
玻璃杯颠簸掉。
不再需要。

你看,她走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软木底的拖鞋和卷曲的头发。
喂,小姐,咱们一起快乐一下。
不毛之地。
太阳西下。

(华沙,1944)

杜国清 译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68 发表:2007-10-11 20:45:57 回复:2007-10-11 20:45:57
普弗沃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普弗沃
等级: 论坛游民
注册: 2017-9-
operating table
手术床
手术灯
手术台
电动手术台
手术无影灯
医用吊塔
医用手术床
电动手术床
医用手术台
医用手术灯
液压手术台
电动吊塔
机械手术台
多功能手术台
电动手术床
手术床
LED手术无影灯
多功能手术床
立式手术灯
立式无影灯

立式手术无影灯
内置摄像手术无影灯
双母圆臂手术无影灯
单母圆臂手术无影灯
单子圆臂手术无影灯
子母灯圆臂手术无影灯
电动平移手术台
电动平移手术台
电动多功能手术台
电动液压综合手术台
电动液压妇科手术台
手动多功能手术台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halogen operating light
led operating light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operating light
operating lamp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led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light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price
operating lamp price
operating table price
operating light for sales

operating lamp for sales
operating table for sales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table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Mechanical operating table
comprehensive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Electric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medical bed
medical pendant
medical trolley
medical cabinet
patient bed in china
medical equipment companies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operating light price
operating lamp price
operating table factory
china operation bed
china gynecological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medical led surgical light
led shadowless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equipment suppliers in china
china medical company
china medical plant
Surgical shadowless lamp
operating light price
Surgical shadowless light
operating lamp price
shanghai medical equipment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china medical suppli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bed sales
medical bed factory
china ICU
hospital bed in china
ICU in china
medical bed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china nursing bed
china medical beds
china medical bed
china medical Electric bed
medical bed sales
hospital bed in china
medical bed factory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price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led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patient monitor
ICU ventilator
latex gloves
surgical shoes
medical disinfectant
medical pendent
hospital bed
Instrument Trolley
suction pump
homecare cPAP
nebulizer machine
video endoscopy
laparoscopic instruments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1 发表:2017-9-6 9:28:51 回复:2017-9-6 9:28:51
普弗沃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普弗沃
等级: 论坛游民
注册: 2017-9-
operating light
手术床
手术灯
手术台
电动手术台
手术无影灯
医用吊塔
医用手术床
电动手术床
医用手术台
医用手术灯
液压手术台
电动吊塔
机械手术台
多功能手术台
电动手术床
手术床
LED手术无影灯
多功能手术床
立式手术灯
立式无影灯

立式手术无影灯
内置摄像手术无影灯
双母圆臂手术无影灯
单母圆臂手术无影灯
单子圆臂手术无影灯
子母灯圆臂手术无影灯
电动平移手术台
电动平移手术台
电动多功能手术台
电动液压综合手术台
电动液压妇科手术台
手动多功能手术台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halogen operating light
led operating light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operating light
operating lamp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led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light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price
operating lamp price
operating table price
operating light for sales

operating lamp for sales
operating table for sales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table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Mechanical operating table
comprehensive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Electric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medical bed
medical pendant
medical trolley
medical cabinet
patient bed in china
medical equipment companies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operating light price
operating lamp price
operating table factory
china operation bed
china gynecological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medical led surgical light
led shadowless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equipment suppliers in china
china medical company
china medical plant
Surgical shadowless lamp
operating light price
Surgical shadowless light
operating lamp price
shanghai medical equipment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china medical suppli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bed sales
medical bed factory
china ICU
hospital bed in china
ICU in china
medical bed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china nursing bed
china medical beds
china medical bed
china medical Electric bed
medical bed sales
hospital bed in china
medical bed factory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price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led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patient monitor
ICU ventilator
latex gloves
surgical shoes
medical disinfectant
medical pendent
hospital bed
Instrument Trolley
suction pump
homecare cPAP
nebulizer machine
video endoscopy
laparoscopic instruments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0 发表:2017-9-6 9:49:02 回复:2017-9-6 9:49:02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