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 《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北大社
作者:陈家琪
2006-12-30 15:54:37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2006-12-29 
 《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美]乔尔·斯普林格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麦克斯·施蒂纳(MaxStirner)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但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个人,却是由于马克思对他进行了猛烈的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全书名是《德意志意识形态——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的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书中四分之三的篇幅(与施蒂纳这本书字数差不多一样多)所批判的就是这位施蒂纳先生。

施蒂纳一生只出版过一本书,即他的《惟一者及其所有物——个人对权威的控诉》。如果不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乔尔·斯普林格(JoelSpring)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2005年4月版),而且如果不是作者明确说明了这本书就是为了献给施蒂纳,因为正是施蒂纳在他的书中提出了“大脑中的轮子”这一概念的话,我们也就不大会理会施蒂纳这个人和他的这本书了。

施蒂纳在这本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教育既是个人自由幸福的源头,也是国家实施思想控制的源头;教育只能是“官方教育”,而且“官方教育”只能按统治精英的意志运作,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平衡权力的工具。在这一意义上说,教育其实就是在人的大脑里“装轮子”。这里的“轮子”有两个层次上的意思:第一,控制人们的日常生活习俗;第二,让人们为理想而献身。所以,所有的受教育者,当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才是他自己的“所有物”时,就都是“受支配的群体”(也许,这是一个比“弱势群体”更好的概念)。

施蒂纳的这本书是1845年出版的。斯普林格在他的书中说,19、20世纪,无人关注施蒂纳所提到的在人的大脑里“装轮子”的警告;只有当成千上万的人自愿为纳粹、为法西斯、为帝国主义与恐怖主义而“献身”(即愿为其思想而赴死)时,施蒂纳一百多年前的话才真正得到了验证。

于是,既是官方的公共教育系统,同时又不限制住受教育者(特别是儿童)的自由思想,就成为斯普林格这本书的一个主题。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人这个“惟一者”的“所有物”呢?当然还只能是思想;但思想总是受教育的产物,而教育又来自“官方”的灌输与控制,你如何确定这“思想”就是你的“所有物”呢?从这种讨论问题的方式就能看出,施蒂纳确实不愧为“最后一个黑格尔主义者”,因为他的整个论述最具有黑格尔式的逻辑性。他把他的社会主义概括为:只有当人人都一无所有时,人人才可能有所有;因为不先“一无所有”,人在“所有物”上就无法平等;一无所有了,人所有的就只有劳动;劳动不在积累财富,而在意识到“我的自我是我自己的创造物和我自己的所有物”。英国的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戴维·麦克莱伦在《青年黑格尔派与马克思》(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一书中认为“异化劳动”和“剩余价值学说”其实都是施蒂纳提出来的;马克思之所以批判施蒂纳,是因为施蒂纳坚持他的“利己主义的个人联合体”而反对马克思的“世界主义”。关于这个问题,此处不赘。

与施蒂纳在财产上所提出的“人人一无所有”才能“有其所有”相呼应,他给只属于自己的思想下了一个定义,这就是:“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丧失,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丧失当成一种损失时,它才真正为我所拥有。”就是说,只有不怕丧失,只有再丧失也不会使我“自我迷失”的思想才真正属于我自己。这里的前提自然是因为我们所有的思想其实只能来自“官方教育”,所以任何丧失也就并不可畏,甚至也并不可惜;因为一般说来,并不是我拥有了思想,而是思想拥有了我。

那么真有从各种思想中挣脱了出来的“我”吗?

斯普林格的论述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他认为问题不在如何从“官方”的公共教育系统中挣脱出来,而在如何才能用另一种“轮子”取代“为思想而献身”的轮子。这个轮子就是“保护自我和他人人权的道德义务”。

这是可能的吗?

斯普林格说,这取决于我们是否相信存在着这样一种教育:第一,学习只是单纯的个人兴趣;第二,教育的过程就是鼓励学生理解社会生活中的相互依存关系;第三,教育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学生在权力框架内理解社会的建构,比如正是知识的社会建构才决定了我们相信何物为真以及对周围世界的解释。作为一个个案分析,今年第六期《开放时代》上有刘军的一篇文章,里面就提到了美国中小学教育的国家标准。从幼儿园到四年级,孩子们必须讨论如下问题:A、什么是政府?B、政府成员从哪里获得权威,来制定、实施和执行法律、法规,以及如何处理关于法律、法规的争论;C、政府为什么是必须的?D、政府所做的工作中哪些是最重要的?E、法律、法规的目的是为了什么?F、你如何评价、评估法律、法规?G、有限政府与无限政府的区别在哪里?H、为什么限制政府的权力很重要?文章说,5-8年级、9-12年级课程内容的标准大致是K-4年级标准的深化、扩展和延伸,主题仍然集中在对于宪政民主制度的了解和理解方面。

我绝对相信这种“国家标准”的制定一定有利于国家在人们的大脑里“装”一个更灵活、更便捷、更有效的“轮子”。

所以,施蒂纳的问题也就依然有效:“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丧失,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丧失当成一种损失时,它才真正为我所拥有。”

当然,我们的问题也依然有效:当这些由国家制定的“思想标准”都丧失殆尽之后,我们真还有“为我所有”的“思想”吗?

我建议把这个问题列为美国从幼儿园到四年级必须讨论的第“I”个问题,而且,一直到大学和研究生,所讨论的就都是这几个问题的深化、扩展和延伸。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2006-12-29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639 发表:2008-3-8 16:31:07 回复:2008-3-8 16:31:07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脑中之轮
发表:2005-8-13 20:19:10 出处:你的博客网(yourblog.org)
你脑袋中有没有一个轮子?施蒂纳把任何个人无力摆脱的思想都称为“大脑中的轮子”。与那些为个人所拥有并以之来为个人谋福利的思想不同,作为大脑中的轮子而存在的思想或信仰则占有了个人。他说,“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破灭时,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失去当成是一种损失乃至自我迷失时,它才算真正为我所拥有。”对于受过教育的人,知识塑造了性格,成为大脑中的轮子,使我们受制于国家、教会或者人类;对于自由的人来讲,知识用来辅助选择。大脑之轮控制人有两个层次:一是通过日常生活;二是通过理想。
或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斯普林格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进行了一定的探索,用他的话讲,就是要:寻找一条引导官方办学的途径,以使这些学校可以免受政客、商业精英和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力量的控制。或者说,要找到一条途径,可以使学校成为自由和政治权利的源泉,而不是社会控制和政治专制的机构。斯普林格的结论是:解决此问题的方法在于修正宪法和缔结国际公约,保证所有人都拥有包含人权教育在内的受教育权。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0 发表:2008-3-8 16:31:51 回复:2008-3-8 16:31:51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脑中之轮》〔美〕乔尔·斯普林格著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本教育哲学著作。
教育是个人自由幸福的源头?还是国家实施思想控制的源头??
正如本书所谈到的,教育其实就是在人的大脑里“装轮子”。这里的“轮子”有两个层次上的意思:第一,控制人们的日常生活习俗;第二,让人们为理想而献身。所以,所有的受教育者,当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才是他自己的“所有物”时,就都是“受支配的群体”(也许,这是一个比“弱势群体”更好的概念)。
那么怎样才能摆脱 脑中的轮子 得到思想的自由呢?作者给只属于自己的思想下了一个定义,这就是:“一个思想,只有当我无论何时都不再顾虑可能会导致它的丧失,只有当我不再把它的丧失当成一种损失时,它才真正为我所拥有。”就是说,只有不怕丧失,只有再丧失也不会使我“自我迷失”的思想才真正属于我自己。这里的前提自然是因为我们所有的思想其实只能来自“官方教育”,所以任何丧失也就并不可畏,甚至也并不可惜;因为一般说来,并不是我拥有了思想,而是思想拥有了我。
读这本书时,有许多问题持续不断的蹦出来,值得思考。

贴子相关图片: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9 发表:2008-3-8 16:33:58 回复:2008-3-8 16:33:58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下面 是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胡乐乐 的书评


教育与心灵的自由 
 
教学    2006-01-12 11:28:22 
 
□ 胡乐乐 

——读乔尔·斯普林格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

   美国现代教育哲学家斯普林格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是迄今为止我所读到的最畅快淋漓与严肃深邃的教育哲学学术著作。作为教育学教授,斯普林格将教育与权威、自由、文化联系起来,广泛思考教育与心灵的束缚与自由之间的关系。借助著名的德国哲学家麦克斯·施蒂纳的“大脑中的轮子”这一意涵深刻的隐喻,本书的作者将教育置于究竟是指向施诸心灵的暴政还是心灵的解放与终极的自由之间,使本书倍增哲学理性与思辨的浓郁色彩,并额外平添了几分浓厚的学术味道,让人读起来废寝忘食、心灵舒展以至自由飞翔。
“施蒂纳把任何个人无力摆脱的思想都称为‘大脑中的轮子’”,与此同时他还说,“拥有自我就意味着要取消大脑中的轮子”。在《我们教育的错误原则》一文中,他区分了“受过教育的人”和“自由的人”:“对于受过教育的人,知识被用来塑造性格,它成了大脑中的轮子,使这个人受控于教会、国家或人类。对于自由的人,知识被用来辅助选择”——知识使自由的人拥有更多选择的源泉,但却成为受过教育的人做出任何选择的决定力量。
   施蒂纳曾尖锐地警告说:通过学校控制思想的传播将很快成为现代国家统治的重要手段;他并且认为,如果不是个人拥有思想,而是思想拥有了个人,那么这一思想就成了人头脑中的一个轮子,指挥着这个人依照所被灌输的思想进行思考与行动;这将导致人的自由深陷桎梏,个人完全依附于思想的灌输者,于是自由便陷入灰飞烟灭的危险境地。一个半世纪之后,斯普林格重拾施蒂纳的这一重要思想,并将之发扬光大——与西方自古希腊苏格拉底以后的所有关于教育与自由的哲学家们连接成一条教育与心灵自由的人文链条,并结合现时代的特殊情况和现实需要,将之融入到人权教育之中,从而实现了防止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帮助受教育者被动生成“脑中之轮”的教育目的。
   该书的主要目的是“寻找一种引导官方办学的途径,以使这些学校可以免受政客、商业精英和各种特殊利益集团影响力量的控制”。作者指出:“官办学校总是为学校外部的各种集团的利益服务,而不考虑学生的兴趣和需要。”在斯普林格看来,学校教育受各种外在力量控制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无论是在专制国家还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中。“学校对外部意识形态力量的屈从,造成了民主社会所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只要外部势力在竭力影响学生未来的选择,所有关于思想自由的吹嘘都将在教室里化为泡影。”进而他说,“学校课程的单调一律使学生几乎不可能思考别的东西。”
   既然教育中难免会存在诸如“脑中之轮”这样的控制,那么如果我们要抵制这种破坏思想自由与心灵解放的“脑中之轮”的话,该由谁来指定这些有助于颠覆集权专制统治并消除有设置“脑中之轮”之嫌疑的教学内容,以及选择何种教学方法才合适呢?对这些问题的意见的权威来自何处?何人有资格来代表一种普遍的、终极的、不证自明的权威来代替人们决定这些问题呢?对这些问题反思的结果便是,教育这一助纣为虐的社会建制悄然地在受教育者的思想中设置了恐怖主义式的“脑中之轮”。“脑中之轮”阻碍了人们对控制的反叛和对自由的追求,造就了心灵没有解放的奴才式的受教育者,从而巩固了社会统治,维护了统治者的根本利益。
《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是一部简明扼要介绍西方教育哲学思想史的导论性作品,整本书从头至尾都紧密围绕着“脑中之轮”这一主题展开精道的论述。对那些对教育和思想(心灵)自由感兴趣的人而言,这绝对是一本非常有启发性帮助的高质量的教育哲学学术著作。作者斯普林格教授在书中对所涉及的每一个思想家和流派都做了非常到位的讲述,再加上该书装帧设计的简洁明快,使人有读前迫不及待,读中茶饭不思,读后感想联翩的酣畅尽致之快感与回味悠久的沉思。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83 发表:2008-3-8 16:34:30 回复:2008-3-8 16:34:30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