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范美忠的文字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范美忠的文字

我的阅读史(一 )



虽然不是学者,也不是作家,但我从小就喜欢读书,所以我想,自己也算是读书人吧?我大约从七岁左右开始读书,而现在刚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算起来,我读书已经有二十三个年头了。我想,做一番回顾是有必要的,写出来跟大家交流,我想书话里肯定有很多跟我有相似的读书经历的书友;另外也是想对自己的阅读和心路历程做一番回顾,看看自己内心都感受了什么,思考了什么。


我想,如果一个人的灵魂真象佛家说的那样能够转世投胎的话,那么我的上辈子一定是个寒窗苦读的书生或皓首穷经的老学究。也就是说,我喜欢读书是天生的,没有受任何人影响。我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跟自己的哥哥学着认字,所以到我七岁半上小学的时候,已经大致能够看一些简单的故事了。


应该说,我的读书历程是充满曲折的,走了很多弯路,也可以说是有两大遗憾。首先是家庭环境太糟糕,实际上我并不怨怪家庭的贫穷,七十年代末的中国又有多少家庭是富裕的呢?他们能让我读完大学我已经很感激了!但我遗憾的是我没有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严格意义上讲我父母都是文盲,家里几乎没有一本藏书,再加上没钱买书,所以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找书看一直就是一大难题。另一遗憾是没有较早地遇到一个阅读的导师,我的中学文科老师是一帮白痴不用说了,就是北大历史系的老师的知识面也非常窄,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僵化和愚蠢。所以我的精神探索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全靠我自己摸索。


小学阶段      


最初我是看自己的哥哥留下来的更高年级的语文和历史课本,实际上现在看来,那些课本有很大问题,真正有价值的诗歌散文几乎没有;还有就是偶尔能找到的书本残篇,甚至包装做菜的调料的纸片。但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东东呢?反正在小学阶段我没看童话,没看古诗,教有收获的也就是看连环画吧,什么东周列国志,说岳全传,说唐,三国,水浒等等,到连环画摊子旁边坐着看,两分钱一本。还有就是我爷爷买的《今古传奇》(〈玉娇龙〉就是在上面看的),《半月谈》杂志以及我哥买的《当代》杂志,那时侯、农村的文化生活很贫乏,所以并非文学青年的我哥也买文学杂志。但这些书根本不够我看,因此应该说,我还是浪费了大量宝贵的读书时间,这些时间都浪费在捉迷藏,玩游戏,做家务活上去。      


我那时候看东西很投入,比如如果我手头有一本小说或者连环画,我就等不及放学后回家再看,而是顶着刺目的阳光走在路上看,或者干脆靠在田埂上看,村里的熟人从旁边走过跟我打招呼我也没反应。而且当时我们家为了节省电费,晚上如没必要一般不点灯,我经常是摸黑看书,这样的结果是到小学毕业我的眼睛就四百度近视,我不得不配眼睛,之后就没有摘下来过,而我上了大学以后迷上了足球,再上我本就喜欢打篮球,因此我不知道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换了多少副眼镜!      


大约是在小学三年纪的时候,我的同桌借给我一本陈青云的〈残肢令〉,盗版的,黄封皮,甚至没有出版社。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武侠小说,应该说当时的阅读体验可以用震惊来形容,现在看来觉得武侠很无聊,陈青云的尤其糟糕,可是当时实在觉得那是一个很神奇的世界,所以那天中午我就没回家吃午饭,不仅是因为下午就要把书还给同桌,而且还因为无法忍受阅读的延搁。接触武侠在我的阅读生涯中是一个很关键的事件,因为喜欢幻想,崇尚侠义,性情激烈的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从此进入阅读生涯中的武侠时代,持续十四年,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我能找到的武侠主要是〈巴蜀文艺〉杂志刊登的武侠小说,比如梁羽生的〈冰川天女传〉,古龙的〈萧十一郎〉等。应该说当时的我完全被武侠迷住了,不过到小学毕业为止,我都还不知道上租书摊租武侠小说。      


这时候我不知道在什么杂志上看到了阿城的〈棋王〉和冯骥才的〈神鞭〉,算是当时看到的最好的小说啦!                 


中学阶段      


我初中是在县城里读的,这给我买书和租书提供了便利。接触金庸就是在这个时候。最初我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金毛狮王王盘山扬刀立威那一回,威风凛凛,气吐山河的谢逊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后来有一天我的一个同学神秘地对我说:“你不是喜欢看小说吗?我借一本好看的给你看!”说完他借给我一本〈天龙八部〉第一册,这次我又没有回家吃午饭。但看完第一册之后,他却不借以下几本给我了。我只好到租书摊去租,然后带回家利用周末熬了一个通宵把〈天龙八部〉看完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看书的速度怎么那么快?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要看武侠,初中阶段就把金庸的梁羽生的看完了,更多的是一些很烂的武侠小说,比如卧龙生,独孤红,陈青云,萧逸等的作品,还有大量的不知名的武侠小说家的垃圾作品。而古龙的我看得很少,因为他的后期作品如〈多情剑客无情剑〉等我当时看不大懂!      


不过,这个时候杂志在我的阅读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小说方面的有〈故事会〉和〈上海故事〉,尤其〈故事会〉,我每期必买;还有〈辽宁青年〉(我第一次知道〈百年孤独〉就是在〈辽宁青年〉看到的介绍),〈海外星云〉等杂志,更多的是武术类杂志,因为这个时候我受爱好武术的堂哥的影响,也开始练武术。我把当时所有能买到的武术类杂志〈少林武术〉〈武当〉〈搏击〉等都买回家,然后按图索骥练套路,练散打,练气功,我当时每天晚上睡觉前练半个小时气功,练了两个月却没有气感,我就放弃了。还有就是体育和兵器类杂志,记得有〈新民体育〉,〈体育画报〉,〈兵器知识〉,〈航空知识〉,〈航天〉,〈舰船知识〉〈现代舰船〉〈奥秘〉〈UFO〉等,我好不容易从父亲那里讨来的钱就花到租武侠和买这些杂志上去了,一直到高中结束,这些杂志中的大多数我都没停止过购买,也买过一次〈知音〉,当时觉得看不懂,就再也没买过。      


至于八十年代在中国非常流行的朦胧诗,我当时是一点也不知道。我后来想,中国先锋的文学艺术潮流,一般也就在大城市进行,最多波及到地级市,再往下就感受不到影响了。当然,我也听说过北岛,舒亭,那是听我初中暗恋过的漂亮的班长说的。      


到了高中以后,我对武侠的痴迷更加变本加厉,因为这时我已经开始厌学,上课几乎都是在看武侠,多的时候一天看五,六本,几乎没听过课。为什么看这么快呢?因为那些武侠都很烂,所以都翻得很快,这时我已经觉得武侠大多很烂,没什么意思,但我又不知道别的文学作品,也从来没有动过看世界名著的念头,所以只好看武侠。这个时候发现了温瑞安,那是很让我惊喜的事情,〈幽冥血河车〉,〈四大名捕〉〈白衣方振眉〉等是这个时候读的,我在高考前甚至逃学两个月专门看武侠。有时候我没钱租武侠,一般就到学校附近的连环画摊去看连环画,应该说高中阶段我跑遍了县城的所有租书摊,几乎看完了县城所能找到的所有武侠书。这时看的杂志还是初中看的那些,但增加了〈青年文摘〉和〈读者文摘〉。      


这个时候我开始买一些书,记得当时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的茅盾,郁达夫,梁实秋等的散文集子我都买了。而冰心的散文我忘了是哪个出版社出的,反正装帧得挺漂亮,还配了图,我放在书桌上不久就不见了,我一直怀疑我旁边那个女同学偷了,因为她很喜欢文学,常拿我的书看,但我没有证据。她当时是我们班上的才女,能用文学语言写很长的散文,我很佩服,因为我只能写议论文,抒情散文我一句也写不出来。      


还有就是我同桌从家里翻出来的文革时候出的鲁迅杂文集,他爷爷解放前是国民党的上尉军官,读军校出来的,很有文化修养,所以有一些书。那本集子是汇编的鲁迅在上海时跟人打笔仗的文章。他还拿来了毛泽东诗词集,因为他父亲很喜欢毛泽东诗词,所以他家里有。至于〈野草〉和〈唐诗三百首〉究竟看没看,我记不清了,大约是没看!另四大名著我也没看,当时我从同学那里借来了〈红楼梦〉,但我居然看不懂,觉得一帮小女孩子在那里吟诗作赋,一帮婆婆妈妈的妇人在那里家长里短,有什么好看的?而动则生气的林黛玉尤其让我厌烦,女人真是搞不懂!所以我看了四十多页就放下了,〈红楼梦〉还是四大名著之首,说实话,我当时真的闹不明白!      


另外让我羞愧的是,因为我高二的时候初恋了,为了表达我的感情,我居然买了两本汪国真诗集!      因为我女朋友也爱好文学,所以我从她那儿借到了李敖的〈独白下的传统〉和龙应台的〈野火集〉看,现在觉得那两本书很一般,当时却对我影响挺大!      


另外我还订了〈参考消息〉,我一看到外国报纸都赞扬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就激动万分!      到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近视到一千度,也就是说我看的书肯定是非常多的,但看的好书却少得可怜。外国名著一本没看过!中国的呢,看过几篇散文,几首古诗而已!就我这水平,因为考试能力超强,居然混进了北大,你说现在的考试制度合理吗?当然,从智力的角度来衡量,我是有资格的,但如果从当时的文科底子来衡量,很多人都比我有资格读北大,说到底,我也是应试教育和白痴中学老师白痴教材的受害者!


大学阶段      


我是九二年上的北大,我们是最后一届军训生,我还不知道北大的门往哪儿开,就被拉到石家庄陆军学院训了一年,一年地狱一样的生活中,我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惟有看书调剂。记得当时看王朔的〈玩得就是心跳〉和〈过把瘾就死〉,还有不知道哪个出版社出的伤痕,反思,寻根文学系列,以及让我震撼的〈约翰·克里斯多夫〉,同时开始听崔健,黑豹,孟庭苇!知道海子以及他的自杀!      到了北大以后,因为专业的原因,开始看历史书,〈史记〉看了一个月,完全是享受,当传奇看,只看本纪,世家,列传,书表从来不看。〈左传〉〈战国策〉也很好看,诸子百家囫囵吐枣,跑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买的上海古籍影印本和中华书局点校本),还有《十三经注疏》。〈资治通鉴〉柏杨译本和文言的都看过,但都没耐心看完,〈尚书〉看得头大,看了〈周易〉之后知道降龙十八掌怎么来的,二十四史除了〈史记〉和〈三国志〉之外,其它都读不下去。另看〈剑桥晚清史〉以及民国和共和国史,看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看章学诚〈文史通义〉,看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近三百年学术史〉,看〈世说新语〉等等,不一一列举!      


但更多的仍然是看武侠,因为我们寝室四个同学联合搞了一个武侠小说租书店叫〈逍遥书屋〉,在大学期间,古龙和梁羽生的终于搜罗看完了,其它的也看了不少,金庸的又重读了两遍!再烂的武侠我也能看进去,尤其周末寝室不熄灯,把床帘一拉,看到天亮睡觉是一大享受!      这时我迷上了中国古典诗词,几近疯狂,先看〈魏晋南北朝诗三百首〉,〈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明诗三百首〉〈清诗三百首〉,之后看〈全唐诗选编〉,〈全宋词选编〉〈诗经〉〈楚词〉〈文选〉〈乐府诗集〉等,看钟嵘〈诗品〉,看〈文心雕龙〉,看〈沧浪诗话〉,看〈人间词话〉〈美学散步〉〈白雨斋词话〉,看〈艺概〉等;看〈嵇康集〉〈阮籍集〉〈李白全集〉〈元好问全集〉,看〈古文观止〉等等。我走在路上,睡在床上,脑子里全是“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什么的,连日常说话都之乎者也,给同学写信也用文言文。但同时我开始迷上足球,每天踢三个小时,再加上看球赛,看足球报纸,留给看书的时间就少了,因此我大学期间并没有看多少书。      当时买了康德的三个批判,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等高深的哲学著作放在床头,但畏其艰深,一直没有看!尼采的只看了〈权力意志〉和〈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还有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萨特的〈存在与虚无〉我没看懂,似乎还看过卢梭和托克维尔等的著作,当时流行〈顾准文集〉,我借来看了!      


我的大学老师并没有跟我介绍过李泽厚这些八十年代的启蒙导师。因此我知道李完全出于偶然,当时在人大旁边经营不下去了的万圣书园搬到了北大东边的小胡同里,开张那天我就去了,有八十年代版的李泽厚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两块钱一本,我看还便宜就买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李泽厚何许人!买了回来一看,发现这人居然挺厉害,我就留心搜罗了他的所有书来看,除了三个思想史论之外,还有〈美学历程〉〈华夏美学〉〈美学四讲〉〈批判哲学的批判〉,〈中国美学史〉。李是我大学四年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物!刘小枫的当时只看了〈这一代人的怕和爱〉,极其讨厌他的矫揉造作的文风!钱钟书的《谈艺录》罗嗦无聊让我倒足了胃口,从那以后我坚决不看钱的东东了!


至于现当代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几乎没有看,中国的就看了鲁迅小说,散文,杂文全编(浙江文艺),沈从文的〈边城〉,老舍的〈茶馆〉以及钱钟书的《围城》,西川讲海子戈麦钱理群讲鲁迅我都没去听;而外国的呢,莎士比亚四大悲剧,〈简爱〉〈呼啸山庄〉,〈百年孤独〉〈基督山伯爵〉〈永别了,武器〉〈茶花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红与黑〉,世界名著就这些,少得可怜。应该说我当时的欣赏水平很差,很多名著根本就看不明白,所以也就不看!      


应该还有其它一些书,不一一列举!


总的来说,大学期间,还是武侠和足球占据了我的生活!      


大学毕业的时候,看着四年间花了五六千块钱辛苦搜罗起来书,我感到了困惑!应该说,我大学四年一直考虑的都是读研搞历史研究,但历史真实能达到吗?北大历史系那帮老师水平那么臭,一群太监!而且中国没有学术自由,何况,我读了那么多年书,还读下去吗?何况,搞历史研究意味着跟当代生活跟真实的生活隔绝,有意思吗?读那么多书干什么?不过让我更加痛苦和迂腐而已!于是我几乎把所有书都廉价处理了。但我仍感迷茫,到政府吗?一想到公务员生活我就头疼,一想到政治我就厌烦;到公司吗?我最反感公司人的生活反感商业社会!到媒体吗?没有新闻自由,到报社有什么意思?于是我决定去中学教书,因为那是我觉得唯一有点价值的事情,我想利用教书的机会好好反思反思自己,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迷茫和痛苦!但我决没有想到自己还会重新买书看书,而且更加疯狂!更加不可救药!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9 6:21:50编辑过]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575 发表:2008-7-9 6:18:10 回复:2008-7-9 6:18:10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