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文字 >> 女 神 (三 岛 由 纪 夫 )
登陆 注册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女 神 (三 岛 由 纪 夫 )
第二章 
 
  ……美貌的依子因灼伤留下丑陋的疤痕不过数月後,战争结束了。
  在战争刚结束的一、二年内,诸如某太大美丽的脸蛋被火灼伤等事件,只是众多悲剧中的一小段插曲。人们都在为重建安定的生活而疲于奔命,周伍自然也不例外。
  这时,周伍被公司放逐,闲居在家。他环顾周遭,不禁为之一惊。那真是个难以言喻的阴沈家庭。他穷毕生之力建造的家,原来竟是如此晦黯。
  依子始终待在家里。笑容已不复出现在她脸上,苦满仇恨的双眼随时盯着周伍。事实上,将自己创造成美丽女神化身的人正是丈夫,同时,灌输她身为女人一旦失去美丽,即变成一文不值这种侮辱人的哲学的也是他。如今的她已不再美丽,甚至可以说变成一个可怕丑陋的女人,她失去生存的希望,只能活在一种完全丧失自我价值的绝望中。这种情况,与其说是空袭之过,毋宁说是受到丈夫冷酷哲学的影响,她就这样掉进丈夫所布置的残忍陷阱中。
  早晨,依子不再有揽镜梳妆的习惯。唇不抹红,脸不施粉,也不再使用市面上流行的香水。洋装是朴素的灰色系。被火灼伤时是四十五岁,然而不过两、三年,却彷佛老了十五、六岁。那是因为当时她总是把自己打扮成三十四、五岁的模样,如今却打扮得比实际年纪老气,因此理所当然有老得快的感觉。
  这种故意惹人厌恶的做法,效果相当好。她夸张地表现出自己的丑陋,企图报复丈夫。她倾全力要让周伍明白,他所抱持的幻想都是虚无的。自依子年轻时,跋扈专制的丈夫即讨厌见到女人刚睡醒时惺忪的脸孔,所以依子也养成比丈夫先醒来,稍微化妆後再躺回丈夫身旁的习惯。现在,依子决定,从将近五十岁的此刻直到死之前,每天清晨都要让丈夫看到自己那张刚睡醒的恐怖脸孔。
  她似乎要以整个身体作为见证,告诉周伍:“看吧,你认为是美的化身的那张脸,不施脂粉也不过如此而已。你用白粉、口红、香水、宝石、华服装饰我,那只是在欺骗你自己的眼睛罢了。其实潜伏在那美女身上的,却是这种粗糙的皮肤,干裂的嘴唇。请看个仔细,你的眼睛再无法从这个现实转移至别处!”
  ——一般男人只要身上有些钱,在看到那种充满仇恨的眼光後,多少会在外头拈花惹草以解胸中苦闷。但依子知道周伍不是那种男人,因此有恃无恐地进行报复计划。而她的算计也确实与事实相吻合。
  周伍这一生真正爱过的女人,只有他的妻子。他对她的爱不仅忠贞不二,而且几近痴狂。他从不曾和别的女人有过绯闻,因为他是一个超乎平常的理想主义者。即使遇上这种严酷的希望破灭仍不变节。
  他对女性美的爱好,就像科学家热爱科学、哲学家热爱哲学那般执着,再无余力去追求其他形形色色的美。为了贯彻自己的信念,他花费长久的时间与耐力,集中意念去完成这项伟大的工作。但是,现实在一夜之间毁了一切。仅仅一夜之间,那张世上罕有的美丽脸庞,竟被灼成骇人的面目。
  比起妻子,周正才是最绝望的人。虽然他曾经为了妻子而处心积虑地和“老化”这个天敌战斗,但对于轻微的皱纹、皮肤老化或肌肉松弛等无可避免的自然现象,这个抱持昔日幻想的丈夫倒是能处之泰然,不那麽在意。因为他知道若要共同生活,必须学着习惯她的衰老,并且不去恐惧。即使是天人也难逃所谓的五衰。天人在临终前,身上的光晕会消失殆尽,华发散落,两腋流汗,肉身臭秽,端坐颓崩。……那一把突如其来的无情火,对周伍来讲,恰似恐怖的五衰,毫无预兆地突然降临在天人脸上。
  战争结束数年後的某日,周伍和一位朋友在客厅闲聊。那是梅雨季的一个午後。朋友的话题绕着放远即将结束,战前实业家雄风将恢复等等乐观情势打转,周伍耐着性于敷衍他。随後,朋友的话题又扯到前些日于太宰治殉情的事情。
  “这些文人真差劲,”客人说:“有妻室的人,还跟其他女人牵扯不清。”
  “那妻子一定很让人难以忍受。”周伍说。
  “但是,听说太宰治很爱他的妻子。哎,真叫人搞不懂。”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614 发表:2008-7-9 14:13:00 回复:2008-7-9 14:13:00
传言玉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传言玉女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2-12-27
Re:
“喔,他很爱他的妻子?”
  周伍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深爱着妻子的男人,却落得这种悲剧下场,这件新闻勾起他的好奇心。朋友了解周伍也深爱他的妻子,从不做越轨行为,以及他的妻子自毁容後不再见客等事,因此很机警地打住这个话题。更何况周伍并不是一个对日本现代文学感兴趣的男人。
  朋友的目光移至庭院。数日来的梅雨总算暂停了,浓密的绿叶滴下承荷不住的雨滴。当时的田园调布尚未受到市中心噪音的污染,庭院里的树丛饱含了连日来的雨水,湿润、沈重的树叶互相低垂地依偎着,整个庭院于人一种庄重娇嫩的感受。通往门口的踏石也长出又厚又黑的苔藓,有如动物的背脊般湿滑。
  这时,从石板上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并且伴随着低喃欠熟的歌声。穿著女校制服的朝子从八仙花丛中露出脸来。甫进女校的她,看来不大像个女学生,童稚的脸好像刚被雨水涤过般的清纯、白晰。朝子从八仙花丛中望着父亲和客人。
  往那方向望去的周伍吃了一惊,因为那简直是依子年轻时的翻版。
  “朝子,过来。”
  周伍极其难得地召唤女儿。
  “有客人吗?”
  向来对父亲敬而远之的女儿裹足不前。
  “没关系。你来,这里有点心。”
  少女提着书包,沿着踏石朝客厅跑去。
  这时的周伍内心顿时萌生一股新的热倩。
  ……在此之前,周伍从女儿脸上所见到的只是一张孩子的脸。事实上,十三岁的朝子确实还是一个孩子。她非常聪明,功课很好,对家中因父母亲奇妙的对立而酝酿出的晦黯气氛也不畏缩,算得上是一个明朗快活的少女。但是在朝子童稚的心灵深处,是否蓄意伪装快活呢?
  或许打从很小时,自己是个不受喜爱的孩子这个意念便深植在朝子的内心深处,至少,在战争时期自己是由保母照顾的记忆,已使她意识到自己不讨父母欢心。然而,战时的某些回忆却拂去了围绕在她周围的孤独阴影。当她逐渐懂事时,美日两国已经开始交战。战争期间偶尔会有提灯游行或高学旗帜游行的队伍,这些事所带来的兴奋,逐渐取代了少女个人不快的记忆。她确实生来便不受欢迎,而且没有玩伴,一直都是一个人孤伶伶地长大。每当回顾幼年的往事,出现在她脑中的只是战争时的新鲜感、庞大的游行行列、新闻、空袭时的恐怖景象、防空演习的趣事及躲避训练等,她似乎并不刻一意去回想自口己的悲剧。
  在朝子的心里是没有阴影存在的。
  她对任何人都不抱深厚的感情,经常独自设法为自己找些乐趣,从不造成别人的困扰。当然也不会闷闷不乐地自怜自艾,可说是彻头彻尾的开朗天真。周伍夫妇嘴里不说,但他们始终想不透何以会生出一个这麽乖巧的女儿。朝子从来不曾带给他们任何负担。
  ……当这个女学生的脸从八仙花丛中出现时,周伍突然萌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希望。
  “我要塑造这孩子成为第二个依子。我将尽我余生之力,栽培她成为一个完美的女性。”
  他暗自打定主意。
  于是,朝子的美在父亲眼中逐渐明显。虽然年纪还小,轮廓还不清晰,但五官已可约略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女性之泉,业已自源头涌现,年轻的少女一经这股泉水洗涤,以往美丽的小孩可能从此变丑,相反地,过去貌不惊人的丑小鸭,却可能成为美丽的天鹅,甚至是举世少有的美貌。无疑地,朝子是属于後者。
  不带丝毫杂念的明眸,只要添上一点娇媚,或一抹忧郁,便会散发出妖娆诱人的眼神。线条美好的唇形、直挺得恰如其分的鼻梁、高雅的气质、纤细柔软的肌肤,在在都是丽质天生。
  客人离去後,周伍要女儿在先前客人坐过的椅子上坐下。
  从未蒙此待遇的朝子,内心忐忑不安。她拿起第二块蛋糕,糕屑纷纷掉落在裙子上。
  “今天在学校都做些什麽?”父亲问道。
  “考默写,就是dictatio。朝子考了八十分,不错吧?”
  “很好。”——父亲心不在焉地说,目不转睛注视着女儿:“朝子……”
  “什麽事?”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93 发表:2008-7-9 14:13:40 回复:2008-7-9 14:13:40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