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心情 >> 百年孤独
登陆 注册
飘逸狂想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飘逸狂想
等级: 侠圣
注册: 2002-10-23
百年孤独
乔将音响的声音开了一点,让pixies的声音慢慢倾泄在空气中,现在应该是午夜了吧,无眠的总是折磨人的夜。重金属的慢摇滚声,在此刻听来,一样的阴暗灰冷,却给了人一种安慰,乔觉得自己慢慢沉静下来,倒了一杯冰水,她开始上线。
                 
  在聊天室里,乔的性别是模糊的,可能是因为她的话很少,太多的时候,她只是挂在那儿,一边听歌,一边看聊。
  有人对她打招呼:“你来了。”
  是林,乔淡淡地笑了笑:“嗯。刚来。”
  知道林是很偶然的事,相识的经过已经不重要了,乔只知道他也是学画的,是的,学画,她甚至差点忘了自己也是学画的,有些记忆,为了摒弃某些东西,也一并去掉了。
  “想什么呢?”林在另一边轻轻地问。
  乔喝了一口水,淡淡地说:“没什么。你现在在哪了?”她知道林在四处旅行,或者更多的是流浪。
  “我在丽江,”林的话语是平淡的,可是有一种轻微的愉悦在里面,“你能想象我在竹筏上醉酒的快意么?”
  乔沉默了,也许,林只是在掩饰某些东西,譬如绝望的心情。此刻,她只能淡淡地笑:“嗯,也许。”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总让她想起风,这是一种崩临绝望的感觉,她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将过去烧灭在烟灰里,可是林呢?是一种安慰吗?安慰自己无法安慰的夜,于她,他也许是一剂鸦片。
  乔还记得,在一个盛夏午后,雨抬起天真的眼,对她说,她爱上了风。她只记得当时的阳光忽然一下子很安静,空气中是谋杀人思想的尘土气,浓重地碾过她的鼻端,让她艰于呼吸……
                 
  林可能感觉到了她的沉默,他在另一边也沉默了,然后他说:“乔,过几天我将去桃花岛,你?”
  乔知道林是在问询她的意向,也许,他们在某些方面是相互取暖的人,她发现一丝嘲弄的笑在自己的唇角蔓延开来:“我?无法同往。”
  乔发现自己的冷漠,于是她又说:“林,你知道,我太懒……”
  然后又是无言。
  空气中漂满了pixies轻轻的叹息,dream,梦总是太多,也很容易碎裂。
                 
  乔和风是同届的同学,只是,乔选择了油画专业,而风是专攻国画山水的。两个人的相识是一种选择的结果,那天乔去系里报到,九月的阳光很好,从浓密的树缝里一点点倾泄下来,乔穿了一条纯棉的白衣裙,左手腕戴了三只细细的银色镯子,轻轻碰击的时候有细细的声音逸出来。阳光轻柔地掠在她的身上,她的脸是安静的,可是,她找不到她应该去的地方,在走廊里,她呆怔了,鼻尖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惶然里,她看见有一个影子遮在了她的面前。她眩晕地抬头,眼前的男生高大而帅气,似笑非笑的脸上是一种温柔地关切,有一种不象他年纪的沉稳,乔在刹那里觉得自己被迷惑了,所以当风对她说跟我来吧,她没有任何迟疑地跟了上去。
                 
  乔从电脑前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啤酒,当清冽的啤酒从她的喉咙一路顺势而下的时候,她觉得有一丝丝痛快,夹着一点点苦。
  回到电脑前,她对林说:“回忆真是一种负担。”
  林在电脑里做了一个轻拍安慰的表情,对她说:“乔,早点休息吧,你累了。”
  也许吧,是累了,乔将头搁在酒瓶上,她听到从自己胸腔里出来的呜咽声,闷而短促的,她关了电脑。
                 
  是第二天了,乔在镜子里看见自己憔悴而苍白的脸,昨晚的醉酒让她有点莫名的虚弱。早晨的阳光从卫生间的拉窗缝里筛进来,折射在洗脸台的镜子上,晃痛了她的眼,乔看着梳子上纠缠的乱发,一阵冰凉的寒意从脚底升起。她无力地靠着大理石台面上,真的太累了,连头发都掉得那么历害……
                 
  跟风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乔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的学生,风也许也一样,他们经常逃课去西湖边散步,或者租一个小船,一起在湖面泛舟,将船停在湖中心,然后一起热烈地讨论他们喜欢的画家,乔喜欢高更喜欢的没有理由,高更是高度寂寞的吧,风常常要讥笑乔的痴傻,高更,你看他画的画,呵呵。乔在风的面前总是安安静静的,她喜欢看风评判那些画家,她知道风的画很好,灵气四溢,就象她同样喜欢的爱尔兰音乐,清灵而飘逸。风有时候会去买两个冰淇淋,两个人沿着湖边边走边吃,风的吻就是在那样冰凉而甜蜜的时候来的,乔觉得自己眩晕在细细的音乐声里,幸福包围着她,让她分不清南北。
  直到雨的出现。
                 
  乔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太适应咖啡的味道了,自从某年夏天的来临,乔不再记得咖啡的味道。她在电脑前坐下来,开始检查信箱。
  有一封林的信安静地躺在那里,林的信文字很特别,很少的标点符号,没有称呼,分段的时候有空白行,有些时候,乔会觉得林跟自己有太多的相像,语言简略到点到即止,文字外的东西,却是淡然的,明了的,“就像生命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生命中的情境也许有刻骨铭心的爱恋也许有痛哭流涕的伤心但时过境迁之后一切都像是昨日的一场梦生命、经历如此名于利、得与失莫不如此又有什么是一定要选择的又有什么是一定要结果的呢……爱情如烟花只能带来暂时的温暖和安慰……”
  真是绝望的潮水……
                 
  那年的夏天特别热,是快暑假了,乔跟风却逗留在学校里不肯回家,晚上的时候,因为太过闷热的空气,因为太过漫长的夜,风会来叫上乔一起到湖边的茶馆去喝绿茶,有时,会叫上一杯咖啡,cappucoino,乔喜欢上面那一层冰淇淋,她总是轻轻啜掉那一层奶油,而不是搅拌进底层里,风总是疼惜着看着眼前纯洁安静的女孩,手指纠缠在她如水的长发里,也许是因为太过诱惑的夜,也许是因为太过汹涌的情感,然后才有了更深的纠缠……
  雨的突然出现是一个同样闷热的夏夜,那时的乔在湖边的茶馆静静地等风的到来,外面是纳凉的人群,西湖的夜是美丽而迷离的,乔闻到空气里淡淡的荷花香,她喜欢一切纯洁的东西,大朵洁白的荷花安静地立在湖面的时候,常常让乔有一种不自禁的感动,因为喜欢那份洁白的颜色,她甚至不喜欢莫奈的睡莲,虽然它如此出名。
  雨那天出现的时候穿了一套纱质的白短裙,所以,当雨依着风的手臂进来的时候,乔看着面前的女孩还是有淡淡的喜悦的,虽然她更喜欢纯棉的衣裙。她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一如她的姐妹。
  雨是娇小而可爱的,在安静的乔面前,雨是活跃的,乔静静喝着她的绿茶,看雨向风微微的撒娇,有一种轻轻的爱怜。风替雨点了柠檬水。
  雨叫她乔姐。
                 
  晚上跟林重遇的时候,林忽然问她:“乔,你知道不知道恋爱的味道?”
  乔淡淡地笑又轻轻地掠起来:“不知道,是真的。”
  乔知道林如此问她,是因为林在聊天室认识了一个机智而慧灵的女孩,也许那个女孩让他有爱的冲动,可是,也许,自己是彻底遗忘了爱的滋味,一切宛若从未发生过。
  林的神情是质疑的,他的询问一路过来:“哦?不会吧?呵呵。”
  乔轻轻地笑,在刹那里,她觉得林的可爱:“我没必要骗你,也许,我从未恋爱过。”她的爱,在某年的夏天,已经丢在风中了。
                 
  风告诉她雨是他同学的妹妹,也许将来也是他们的学妹,雨喜欢工笔花鸟,那样精致的笔触,也许不是轻漫而散淡的乔所能掌握的。
  雨微微侧着头,对她浅笑盈盈地说:“乔姐,我哥跟我说风的画太棒了,所以呀,我就要跟在他后面寸步不离,把他的灵气偷过来。我想跟他学画画呢。”
  乔在雨的眼睛里看到了狂热的崇拜,这让乔有点微微的担忧,可是,乔不是一个心计的人,她喜欢雨就象自己的妹妹一样,是不设防的,她轻轻地点头:“嗯,好,风会用心教你的。”
  风的目光游离在乔和雨之间,在刹那里有片刻的不确定,他的笑开始有点迷茫,是什么,让他难以取舍了?
  以后的日子,总是三人行的,一起穿行在古城的大街小巷里,一起去看三潭的映月,一起去划微波上的小舟,一起去野外画画。太多的时候,是乔一个人安静地听着爱尔兰音乐呆在寝室里,而雨和风在一起,也许是在学画吧。
  油画毕竟跟国画还是有不同的。
                 
  乔觉得自己在聊天室又开始在发呆,她有点些微的抱歉,对着林,总让她想起过往,不堪重负,却又总是要在心中轻轻牵扯,真实有时是一种负担。
  她起身在CD机里换上另一张唱片,lake of tears的《forever autumn》,乔对颜色的敏感一如往昔,喜欢永秋一半是因为它封面低沉的暗色调,萧杀的秋色,一片苍茫的寂寞,甚至连添加的亮色也只是单纯的白,一小块的白,让人的眼睛发痛,可是乔喜欢,当《to blossom blue》的音乐轻轻扬起的时候,那种废墟般的风格更让她沉溺,主唱在将音乐的灰暗一点点加重,乔觉得自己的呼吸凝住了。
  林的话在这时慢慢来了:“乔,你又在发呆了?”
  乔歉意地笑:“嗯,呵呵。你,仍旧每天去泡吧吗?”
  对于酒,他也许同样敏感:“当然。”
  “还是龙舌兰?”
  “不,拉丁美人。”
  “……”
  “是科罗纳,墨西哥啤酒。我怀疑我现在逗留地方的酒吧的龙舌兰是假的。”
  “哦?”
  “这世界好象处处充满了虚假。”
  “也许真实太奢侈,譬如感情……”
  “也许,可是某些时候,人还是需要一点虚幻的感情来安慰自己孤寂的灵魂。也许我已不再需要,经过太多,只能选择流浪。就象现在,我替人画像来维持漂泊生涯,可是绝对的自由和充实……”
  乔明白,太多时候,她也只是一个在感情上放逐自己的人,放逐有时意味对真实的give up.“rose of pain?”
  林轻轻地笑了:“乔,你又在听那些哥特式的摇滚了,为什么不试着去听听爱尔兰音乐呢?那样的音乐才适合你,我这段日子一直在听这些。”
  乔觉得自己的心一角慢慢地痛得卷起来,爱尔兰音乐吗?她早已忘了,也不想再记起。林真的让她有太多以往的记忆牵扯。那年夏天,让她放弃了太多东西。
                 
  她还记得在那个安静的午后,在一个人静静听爱尔兰音乐的午后,雨推开她寝室的门进来,很镇定地在她面前站定,轻轻地告诉她,她有了风的孩子,她天真的眼里,是一种坚定,她说她爱他,她希望乔放弃风:“乔姐,我爱你和风,可是我更爱风,乔姐,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分享你们的一切,因为你们是那么美好,我一度以为我们能永远这样多好,互相热爱……。”
  乔听到自己的心悄悄碎裂在那个闷热的午后,那些轻飘的音乐忽然在她的心上轻轻咬噬。她只想过单纯的生活,但是从那刻起,乔发现自己注定要四处漂泊。
  乔记得自己回到了家乡,开始酗酒,杜拉斯说过,在酗酒以前我就有了一副酗酒的面孔,酒精跑来证明了这一切。乔的身体变得很坏,然后是长长一年的中药时期,当然只能辍学,身体恢复正常的时候,她拒绝再去上学,甚至拒绝再拿画笔,从此忘了自己会作画这一件事,从此开始只听阴暗灰冷的慢摇滚……
                 
  乔觉得记忆在一点点被扯起,在林的面前,她痛得有点说不出话,她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当冰冷的酒在体内升腾的时候,乔安静下来,她淡淡地对林说:“我想我也许只适合这些,阴暗灰冷的,才是应该我有的。”
  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觉得乔在拒绝一些什么:“你在拒绝什么吗?乔,我知道快乐同样虚幻,现实同样让人无能为力,可是我真的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能快乐一些。”
  有一丝冷笑从乔的嘴角扬起:“哦?你有吗?快乐的理由呢?”乔开始尖锐。
  林一下子有点语塞:“乔……也许我也没有,如果感情是能让人唯一温暖和快乐起来的理由,我想我更没有。”
  乔觉得自己有一点过份,她知道林的心中有一个女孩,永远是他心中的痛,因为太爱才离开,这相对来说更是残忍和痛,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林……”
  林在另一边点起一根烟,他知道面前隔着整整一个网络的女孩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沧桑,他进不了也安慰不了,太多的时候他也许也只是在索取,索取那一份偶然而轻飘的爱,网络让一切变得不真实,也给了人太多理由不必负责,所以稍微放一点真情进去的时候,以为是自己爱着了……
  人为什么总是会脆弱呢?
                 
  乔早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是浩荡而来的雨。夏季的雨总是突来的,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她迟疑着下床,迟疑着开始换衣,可是最后她放弃了。也许,偷片刻懒也好。她走到窗前,看到窗台上的一盆芦荟肥而厚的叶子上开始有了锈斑,也许是上一个雨季的结果,任何生命其实都一样,失去阳光以后,也许就会病变,就象镜里的自己,眼角开始会有斑斓的细纹。青春永远是留不住的东西。
  乔忽然觉得自己被如水而来的寂寞掩埋,她趴在窗前的桌子上,大口地喘气,昨天林跟她说了什么她已经不想记起,可是还是记得漂泊两个字击进了她的心深处。是的,漂泊,一种落寞而苍凉,孤傲而冷漠的感觉,就象此刻被阳光放弃的自己,她觉得自己要枯萎掉了。生命留下大段空白,是因为某个特定的时候,被抽走了太多东西,余下的,也许只是永恒的孤独。
  她开了电脑。
  清早的聊天室人很少,她的名字总是不固定的,可是,无论怎么改,还是会有人知道是她。同样灰色的语言,同样冷淡的应答,她被烙印了。
  整个聊天室没有人说话,乔觉得这一刻的无言让她无法承受,她太需要旁人的言语在身边,即便跟她无关的。
  然后她看见了林。
  林也不是有一个固定名字的人,可是当她轻轻打出一排字去的时候,林有反应:“我亦飘零久?”
  这有点象一句接头的暗号,可是对方轻轻地笑了:“是我。”
  乔有时候发现自己跟林之间有一种不能解释的默契,他们从不谈感情,是因为太过现实,可是,似乎在心底深处,还是存在一种暗流。
  “那么早?”林问。
  “嗯。”
  “等我?”
  “也许。”
  “怎么知道我会来?”
  乔忽然也笑了:“我只是挂在这儿,顺便等你。”她不能说自己被寂寞袭击,不能说在寂寞的时候,她想见到他。至少知道,在网络的另一端,有人在同行,不会让她太孤单。
  林会去注意她言辞后面的东西吗?
  “生命是一座恢弘华丽的城堡。轻轻一触,如灰尘般溃散。”乔将安妮在某一篇文章最后的一段文字打了出去。
  “又有感慨了?”林是明了的。
  “也许。”乔拒绝深入。
  “乔。”林轻轻叹息,他沉默了。
  他点上一根烟,然后迅速打出一串字过去:“我现在在绵阳,昨天跟你聊过后我就出发了,坐了一晚的车。”
  “哦?不休息?”
  “我想我应该来见你。”
  “你四处走,会不会有累的时候?”
  “会有,可是在路上让我平静。平静有时也是一种快乐。”
  “也许是的。”乔支起了头,她困着自己的小屋内,跟外界脱节的历害,是一种拒绝吗?也许拒绝伤害的时候,也拒绝了快乐。
  “如果没有意外,我也许会在这逗留几天,然后来你的城市。”
  乔坐直了身体,来我的城市?她本能地说:“别来看我。”
  “为什么?”
  “我不想破坏某些东西。”
  “破坏?”
  “我的意思是,网络跟现实有距离的,想象总会被现实破坏。”
  “想象,我从不想象,想象是不明智的。”
  “……”
  “如果我坚持呢?”
  乔无法回答,如果林来找她,她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此在他的视线里消失,在林的身上,她看到太多过往的记忆,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残忍。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是留恋林的,有一种东西在渗入血液,让她既想放弃又想拥有,她怕自己已经没办法承受。杜拉斯说,你为死做好了一切准备。
  “那么,从此你将不会看见我。我将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也不会再有email.”无法解释。
                 
  安妮说过,孤独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用一生去承担。无人能懂。
  只能到此结束。





下载 下载 下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24 18:34:04编辑过]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52 发表:2004-4-27 21:40:22 回复:2004-4-27 21:40:22
snowyoungac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snowyoungac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4-4-28
Re:

音乐------------有点不太适合

换一个吧!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4 发表:2004-7-21 14:30:33 回复:2004-7-21 14:30:33
puptzn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puptzn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4-12-1
Re:
太密了,看起来好费眼睛啊,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74 发表:2004-12-15 13:53:05 回复:2004-12-15 13:53:05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