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联系站长
设为首页
 首页 搜索 控制面板 文件区 Html页面版 注册 登陆  
请输入所要搜索关键词:

搜索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 >> 音乐心情 >> 一滴泪
登陆 注册
勇气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勇气
等级: 新手上路
注册: 2002-11-1
一滴泪

一 


  终于回到海城。
  走的时候孟婆嘱我,只有三天的时间,倘若超了时限,阴间我就再也回不去了,那时候,只消一阵微风就能把我吹得四分五裂,我将永远地消失掉,再也不会有什么来世了。
  我点头,牢记于心。我会按时回来的,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来生呀,人间的生活那么美,前一世我都没有活够,毕竟,离开人世的时候,我才刚满二十四岁。
  孟婆不是老太婆。她很年轻,也很漂亮,比之在奈何桥上来来去去的鬼魂们,她的面容是最沉静温和的。那些鬼魂,包括我在内,一个个都狰狞着面目,游离着空荡荡的目光,脑子里乱哄哄的,前世的恩怨情仇都搅在一起----自然,这只是最后的一刻了,只要从孟婆手中接过汤喝一口就好了,就什么都忘了,虽然依旧惨白,面色却都能平和起来,轻轻踱过桥去,静静等待判官来定夺投胎的去处。
  轮到我了。我听见自己轻轻地叹了口气,孟婆看我一眼,摇摇头,从身边拉过一把小凳子,你先坐吧,她说。
  有点诧异,真真是素昧平生,怎么待我和旁人不一样?莫非她看透了我的心事?知道我不舍得忘了前世,再让我多留连些时光么?
  好容易等到她歇下来,原来阴间也和阳间一样有作息时间,孟婆挂起打烊的幌子,回过头来看我。
  不想忘了前世?
  嗯。
  情么?
  嗯。
  我凄落的眸子里全是泪花,眼前晃动那个瘦削高大的身影,景沐,我的景沐,没有我的陪伴,你的生活能不能盛满阳光?
  孟婆叹,都是一样啊。
  奈何桥边阴风瑟瑟,孟婆给我讲她的往事。
  看到你就想起当初的我,孟婆说,那时候我也是不愿忘了前世,忘了他的。


  二


  没有躯壳的灵魂是轻飘飘的。片刻间,我便飘落在景沐的楼下。
  我的袖子里,装着孟婆给我的小瓷瓶,是她说的,只要我能蓄到心爱的男人为我流下的一滴泪,只要一滴即可,携回阴间,和着她的汤饮下,我就可以在来生顺顺当当地找到这个男人,无论天涯海角,再爱他一世。
  不就是一滴泪吗?我心里暗笑,景沐与我,那样倾心,这一滴泪,岂非太容易了。
  天还未亮,景沐还在熟睡吧,明知自己已不是凡人,景沐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我,我还是在他的门口立住,整整衣衫。心里也好似初次来探望他时,惴惴着,欣喜着,一刹那间,却又无比心酸,过了这三天,我若再想见他,便不知是何年月,我是短命的女子,但是景沐,我心爱的人,断不应如我,他必定能活到百岁,尽享世间繁华,如此,我在阴间的等待便注定会是无尽的漫长,那样多的孤单的岁月,不堪遥望呵。
  坐在景沐的床头,呆呆望着他的睡相,熟悉的轮廓,眉宇间那样舒展,用手触摸他的眉,他的唇,他的鼻梁,任着泪水汹涌,不能思想。
  有什么人能战胜自己的宿命?
  自小便是青梅竹马,小尾巴般地跟着他,互相看着对方的喜怒哀乐一天天地长大,他长得那样高,习惯了仰视他,跳起来用自己的额头去碰他的额头,站在操场边看他打篮球,跳跃着、躲闪着,那样矫健的身形,胸口装着的是他的眼镜,每次赛前,他都摘下来郑重其事地放在我手里,仿佛是放了他的真心。
  四年的分别也只是暂时,他考到海城,我在家乡的美专等待着他寒暑假的归来。一年又一年,盼到毕业,他执意不回,我便携了能证明学历的一切物件,千里迢迢来投他。以为凭着努力可以找一份象样的工作,然后凭借才情挣不薄的薪水,筑一间温暖的爱巢,与他在海城终老一生。
  工作的事情出人意料地顺利,一家设计公司看中我,肯接纳我的加入。签了合约,急急地给景沐打电话,告诉他好消息,他也高兴,约好了下班时间在他公司的楼下等他。
  初春的大雪纷纷扬扬,洁白的羽毛一般落满街面,正是他的生日,在商场精心为他挑一款恤衫,匆匆赶赴约会,抬起头看灰沉沉的天,心情却是十二分的明媚,畅想以后的时光,哪一段不该是弥漫了花香,洒满了阳光的。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若是男孩,英俊若他,若是女儿,温柔似我,这是景沐的原话。
  日日横穿街道,平平安安地来去。却不知道自己的死生劫数就在这长街的当中,呼啸的卡车,轻易就带走了我的生命,不过是一眨眼的光景,我便飘在了半空,已经没有痛苦,雪地上溅血的红颜将是明日的新闻,而我,还在寻找我的爱人,我是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失了约,景沐,你在哪里?
  哦,已经看到,那拨开人群,撕心裂肺涕泪横流的男子:子箐———


  三
  景沐的小屋里依然整洁,只是,我的旧物都去了哪里?
  桌面上我的像框呢?窗台上的水仙呢?窗帘上的两只小抱熊呢?……
  这小屋中,我的哪一件旧物不是精心挑选置办的?哪一件旧物不是能记取我炽烈的情感的?他收起来也好,旧物最伤人,真爱景沐,便不能让他对着这些旧物在伤心中消磨了青春。只是,景沐,你真的就一件也不留么?
  厨房、卫生间、阳台,我一间一间地端详,除了景沐本人,这里的一切已全然陌生,也真是细心,连我贴在电脑背面的小小米奇贴图都被撕得干干净净。
  没来由的,我的心,有一点点痛。
  我的离去,不过才刚刚一周时间罢。世上没了我这个人,小屋里没了我的气息,景沐的心里也没有了我吗?
  心轻轻地颤抖,居然不敢象在孟婆那里一样肯定自己的答案。
  景沐忽然坐起来,手抚着胃口,大滴的汗珠掉下来。他在胃痛啊,一时忘记了自己已是鬼魂,想为他倒杯热水,手到了杯子前却发现根本就触不到杯子,这咫尺天涯,生死殊途,叫我怎能不伤悲。
  想来又是夜里饮了过量的酒,在世时,常常又疼又恨地劝他,连自己都不懂得怜惜,还怎么指望你日后疼别人。景沐笑,别人?哪个别人?我红了脸,哪个别人?当然是我了,你这一辈子都只许疼我一个,你还想去疼谁!哼,除非我死了!
  一语成谶 。
  原本就是我自己先抛下景沐走的,抛下了那些要照顾他一辈子的誓言,是我先背弃了百年相守的诺言,难不成还要景沐为我守节一生?当然不要。所以,他现在自然可以去疼别人了,可是,那个别人,又会是谁呢?


  四
  鬼魂见不得阳光,我知道。
  景沐去上班了,我就待在屋子里等他回来,有心为他收拾屋子,却什么都触不到,只好枯坐着,或者躺在他的床上,闻着他遗留下来的气息,想从前的相亲相爱。
  这一天好漫长,早知道,不该选这样的日子来的,至少应该选个周末,景沐便可以不用上班,可以在家里陪我。又笑自己的傻,景沐哪里知道我在家中,即便是周末,他一个大男人,也未必肯终日待在屋子里。
  听到钥匙转动锁眼的声音,已是深夜。景沐回来了。我从床上坐起来,看他。以为他要去洗澡,却看到他疾步走到电脑前启动电脑,必是与人有约吧。当初我在家乡,他在此处,除了电话便是网络,每到夜里,我与他便在QQ上用晃动的彩色的头像和嘀嘀地声音互诉着相思。他把柔情蜜意的文章贴满了我们常去的论坛,没有人知道我们是爱侣,而我却知道,他那些话全部都只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那时候,我是多么地热爱和感谢网络啊,这样一面小小的屏幕,一根细细的电话线就把我们远隔千里的心牵在了一处。
  果然是有约。
  景沐QQ的好友中有三个彩色头像,都在滴滴滴滴地晃动着。
  亲爱的,你怎么还不来?
  宝贝,你在哪里?
  叫我好等啊?
  景沐一一打开,甜言蜜语都被我尽收眼底,哦,亲爱的,哦,宝贝,酸涩的想,这曾是谁称呼谁的话?
  看景沐如何回答。
  宝贝,我来了。
  一句话连发给了三个人
  原来都是女性密友。
  一时间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景沐反应好快,同时和三个女人聊着情话,把“我爱你”三个字打得滚瓜烂熟,一遍遍地发过去。再看那三个人,全都是我们常去的那个论坛里的ID。怪不得常常见她们在论坛里回景沐的贴子,个个都泛滥着痴情,我总以为那是景沐发给我的情话,她们回贴也不过是受了感动,却不料,一石何止三鸟!
  景沐好厉害!怪道自我来后不见他上网聊天、泡论坛,只说是我人已到他的眼前,我们再没有了网络传情的必要,哪里想到,缘故却在这里,他是怕在我面前暴露了他的绯闻。
  若我还在世,此刻将是怎样的情形?
  已感觉到我的面容扭曲,痉挛,战栗着,双手拢定肩头,这人间,怎么会比冥间还要阴冷啊!心底发出一声悲鸣,如不啼泪只啼血的杜宇,却只有我自己能听得见,他坐在那里,依然长袖善舞,一把把抛洒着他的风流,不!他不是我的爱人!景沐,我的爱人,你在哪里?


  五
  一夜间,仿佛老了许多。
  清晨看着景沐出门,才想起自己袖中的瓷瓶,想起自己的来意。来的时候,以为景沐为我落的泪可以用盆舀用钵接,多傻。这尘世间的事情,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啊。二十几年的情意,伊人刚逝,便全都烟消云散了,真的一点点痕迹也不留么?
  想起临走时孟婆看我的眼神,那么悲悯的笑容,仿若早已洞明了一切。
  不知道是该谢她呢还是该怨她。如果不是她把我叫住,如果她象对旁人那样径直递一碗汤与我,一饮下去,到最后我记着的也只是景沐对我的好,我本是视爱情若生命的女子,会以为自己虽然命薄些,福份还是不浅的,能有那样爱自己的人,也不枉来世一遭,但是,现在呢?
  景沐爱的人原本就不止我一个。就算他对她们皆是逢场作戏,就算他是为了排遣寂寞吧,那么这屋子里呢?为何所以能让他想起的我东西都不见了,他的脸上为何竟显现不出一丝的哀痛?倘若我还在世,景沐还会瞒我多久?
  二十几年的情分,以为自己最了解他的为人,懂得他的心,却不料最终都看不透。我叹息,闭上眼睛,回想从前的朝朝暮暮,景沐,你好……
  记得读大学时,同舍的姐妹热衷星相卜术,逼我把景沐的生辰写给她们,对照后,她们便都警告我,景沐的双鱼座乃是星座中最多情的一个,双鱼座的男人生性多情,他们会同时爱上好几个不同类型的女人,但是,说他们花心又太冤枉了他们,因为他们对所爱的女人是一样好的。
  我只当她们是胡言乱语,转天却也把这番言论发给景沐,我戏称他“花心大萝卜”,他乐乐呵呵地接受,说这是我对他的爱称,当时只说是玩笑,却不料事实果真如此。
  窗下又飘起了雪花,这该是继我走后海城的又一场大雪吧,不知道景沐看着和我走那天同样美丽的雪花,能否想到我,若想起我,会不会再那样涕泪横流?或许,真的是我误会了他,没有我的陪伴,他实在是太寂寞了,茫茫人海,茫茫网络,太多寂寞无聊的人在上面打发着寂寞无聊的时间,他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的确,自我来了海城后,他就不再上网了,他一定是决定了要和我好好过一生的,他的花心只是在网络那个虚拟的空间里,只是对别人而不是对我的吧。
  思绪辗辗转转,便又是一日过去。
  景沐今天回来得好早,沏一杯茶立在窗边,还是那羽毛般圣洁的雪花,一团一簇地飞舞着,我默默地站在他的身边,取出瓷瓶。景沐,你不至于如此无情吧,不用那样撕裂心肺的哭泣,我只要一滴泪,一滴就好,我便可以心满意足地转回阴间,等上你几十年,再一起到来生去,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陪你一生,爱你一生,照顾你一生,你看起来是这样高大强壮,心里的脆弱却只有我能懂,你在我眼里是最需要怜惜呵护的人,我愿意为你的快乐和幸福再付出我的一世啊。
  景沐的面容没有任何悲喜。我的心一点点地往雪地里坠。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我警觉地回头望去,景沐却是不动声色。
  一个女孩子,拎着一大袋东西进来,娇滴滴地喊,快过来帮我啊。我不愿去看景沐的表情,他从我的身边跑过去,把东西接过来,还没有放下,两个人便水草藤蔓般地纠缠在了一起。


  六


  夜幕很快落下来了,我从楼道里飘出来,那间小屋,曾经装了我一世的幸福,现在是别人的了,那个男人,曾经受用了我一世的爱恋,如今也是别人的了,别人?哪个别人?
  我怎么知道?未必就是网上那三个,也未必就是屋子里的这一个吧。
  我得回去了,回阴间去了。孟婆给我的期限我还有一天没用呢,阳间固然繁华,但是下了雪,冷。路上的雪也消得快,车流人流下淌着的全是污泥,脏。还是阴间好,什么也没有,固然悲凉,却也什么也不用看,尤其是喝了孟婆汤,便什么也不用想了。
  孟婆看到我回来,笃定一笑,我把瓶子还她,什么也没说。那日听她讲她的故事,知道她便是那个写下“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大才子元稹的原配,陪人家过尽了苦日子,却没能活到官人做了高官那天,没有享上人家一天福,死后到了阴间,也是忘不了元郎的诸般恩爱,携这只瓷瓶回去一刻,便看到那前度元郎搂定了新妾寻欢作乐,那些遣悲怀的诗,不过是才子醉酒后一恍惚间的涂写,哪里会有什么怀念旧人的泪啊,不过是借机博一个有情有意的名声罢了。当时听她的故事,心里愤愤然,却也不屑,只怪她自己的命吧,遇上这种薄情寡义的男子,事到如今,想想自己,竟还不如她。
  你在这里守着吧,我要过桥去了。她把围裙摘下来。
  怎么?你不在这里卖汤了吗?
  由你来卖吧。她把围裙为我围定。
  这才知道,原来这“孟婆”也是冥间的一种官职,专司卖这种忘情汤的。
  现在,我就是孟婆了。
  临过桥前,前任孟婆把瓷瓶又递给我,我不解,她说,留着吧,说不定哪天,你也会遇上不愿忘了旧情的痴情女儿,她若能蓄来相思泪,那是她的造化,若是蓄不来,你又不想在此卖汤了,可叫她来顶替你。
  说罢移步上桥。我问,那你不用喝一碗汤么?
  她笑,我的心,早已死了,前世的事情于我,不过只是个讲给人听的故事罢了。你知道么,因我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孟婆,判官破例许我,可以自由挑选来世的性别。
  那你?
  我挑了男子。
  哦,原来这样。


  七


  来到阴间已经三年了,终日守在桥边,盛一碗一碗的忘情汤给一个个鬼魂喝,我也修得了素净如练,心淡如菊。
  偶尔闲下了,便想,等哪一日我也熬得到可以自己挑选来世的性别的话,是不是也要做一回男人?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455 发表:2004-11-12 22:07:47 回复:2004-11-12 22:07:47
κň詆調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 κň詆調
等级: 城市猎人
注册: 2005-4-3
R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4-30 9:54:54编辑过]
查看最新内容 浏览:266 发表:2005-4-30 9:52:22 回复:2005-4-30 9:52:22

  OumeiBBS 论坛程序 飘逸狂想开发 Oumei.Net 版权所有 ©2002   Version 3.6